看到手术灯亮起夏萱转身来到一处办公室:“樱医生没有手术吗?”

“夏小姐可真是有礼貌,不敲门就随便进别人的办公室。”

夏萱坐到樱井瞳对面:“那是我的不是了,不知樱先生有没有时间?”

“什么事?”樱井瞳点开电脑上的文件认真的看着,似乎在认真研究。

“五楼手术室,有一个女高中生,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送给你做实验。”

“哦?”樱井瞳抬头看向夏萱,身子靠在椅背上,低声笑道:“呵呵,夏小姐真是大方,不过,我对夏小姐更感兴趣。”

“等该死的人都死了,随你怎么研究。”

“好。”

看了一眼“电梯正在维修中”夏萱转身走向楼梯,不自觉回想起那天初次见到樱井瞳,莫名的吸引力让夏萱无法忽视他,深邃的五官配上高大的身材,虽有些压迫感,却又不失优雅高贵。低沉的声音似陷入黑暗,吸引着人去探索……

依然是他跟林德军的争吵,樱井瞳自作主张的给一个患者切了肿瘤,原本的决策是保守治疗,因为这个病人还有其它毛病,切了肿瘤很有可能立即病变,这可谓是很大胆的决策,起初夏萱觉得樱井瞳是个有爱心,有正义感的人,结果,他错了,他是个怪人。

也是在楼梯间,樱井瞳站在拐角处看向落地窗外,夏萱礼貌性的问好,对面的人却意外的应下了,因为夏萱被夕阳照到,身上闪闪发亮,引起了樱井瞳的注意……

有时想想那时也挺恐怖的,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昏暗的实验室,手臂上的皮还被割掉了,而操刀的人就是那个看起来帅气的绅士。

夏萱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过也无所谓了。

第一天也算小有收获,打算打车回家,却发现有人来接了……那个人今天穿的休闲装,即使上了年纪身材匀称的他穿起来也很好看。

“萱儿,开学第一天怎么样?”

“嗯,很愉快。”夏萱勾了勾唇角,的确,收获颇多的一天。

“哦,晚饭想吃什么?”

“你上回做的那个凉茶挺好喝的,我想喝。”

“好,回家就给你做。”

在一旁开车的司机从反光镜里看了好几遍他们老板,虽然这种情况他见怪不怪了,但每次都感觉怪怪的,因为他不觉得他们老板会做凉茶。

李玄佑自然忽略来自司机探寻的目光,拿起手机跟夏萱拍一张合照,然后发了一个朋友圈……

“周六我带你去逛街吧。”李玄佑兴致勃勃的发朋友圈,编辑了半天,最终才满意的点了发送。

“嗯。”夏萱扫了一眼他发的朋友圈,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美好的一天,最有趣的事就是接女儿回家。

第二天早上,夏萱刚坐到座位上就看到赵越姬怒气冲冲的过来:“是不是你把那谁送到医院去的?”

“对啊。”夏萱没有否认:“是这样的,昨天本来等我爸来接我,但是后来想到那个女生觉得她太可怜了,而且如果真出了事,你们肯定会有麻烦,我想不如提前解决。”

“那你知道那个女的失踪了吗?她家里人报了警,大晚上的我就被叫去警察局!”

“怎么可能?”这是夏萱本能的反应,这令她很惊讶,这么短的时间张静的父母竟然报了警,而且准确的找到了赵越姬!

惊讶之后夏萱便开始思考,张静家里怎么会这么快就报警呢?而且报警之后,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