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看到楚梦洁作弊了!”

———

“我没有作弊!老师你相信我!”

“这个,梦洁,老师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是你的试卷确实跟越姬一模一样。”

———

“高一一班楚梦洁在期中考试中抄袭同班同学试卷影响极其恶劣,特以此通报批评,故这次期中考试成绩作废。”

“我没有……”

———

“楚梦洁你胖的跟个猪一样,真给我们班级摸黑!”

———

“听说你喜欢白亦枫?真是恬不知耻。”

“我不喜欢他。”

“胡说,我看到你上课冲着他笑了。”孙骁骁轻蔑的眼神到现她还记得。

“我只是想到别、别人了。”

“我让你说话了吗?”

啪!一个耳光响起楚梦洁只能低头捂住自己的脸。

———

“楚梦洁我艹.你.妈!”藤浅苍一脚踹到了楚梦洁肚子上,力道很大楚梦洁有些茫然,藤浅苍虽然脾气不好总是打架,但是他从来没有参与过他们女生之间的暴力,跟赵越姬也不是同一类人,怎么会突然冲她发火?

像是回答一打照片扔在地上全是她母亲与一个男人的亲密照,那一瞬间仿佛有一道雷劈在头顶。

“这他.妈.的是你妈?”

尽管照片里的女子没有多少正脸,楚梦洁还是认出了那是年轻时的母亲,慌乱的把照片拾起,怎么会这样?

“不是的,不是的……”

手里刚拾起的照片被踹散,“不是你,你他.妈.的捡什么呢?”

从此她作弊彻被做实,因为大家都愿意相信她是靠自己妈妈是校长旧情人才进的了汉鼎高中。

———

“梦洁你跟我来!”

“怎么了?小静,你跑慢点!你拉我来厕所干什么?”

“对不起。”

———

“太丑了吧,啧。”

“我.艹,我看你上的最起劲。”

“其实她也就胖点,丑也不至于吧。”

“哇,你口味真重,哈哈哈…”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楚梦洁发现她居然能听的那么远,不知道此刻她为什么有心情想这些,因为她此时只能想这些。

———

出了卫生间她看到了从教室走出的白亦枫,羞耻蔓延心头,现在已经放学很久了,整个教学楼一片寂静,刚才他一定听得到,毕竟她喊的那么大声,希望有个人来救她……

与之擦肩而过,白亦枫身上有淡淡的奶粉味,很甜。

———

回家的路上,楚梦洁绕了远,在公园里瞎逛,突然一个小女孩摔倒了,哎呀的一声,甜甜的声音,让她回了神,她把小女孩扶了起来,这时女孩的妈妈走了过来,刚想说些什么,那个小女孩先开口了:“呜呜呜~~妈妈,姐姐推我!”

周围的人都被吸引过来,纷纷指责她,楚梦洁看到那小女孩冲自己杨起了脸。

“真没教养!”

“小姑娘你怎么能欺负小孩呢!”

“不要脸!”

众说纷纭,楚梦洁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眼神暗淡的看着周围的人,心里想的却是,“我做错了什么?”

———

雷声重响,看来要下雨了,大家纷纷散去,楚梦洁赶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