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再次剥着葡萄,头也不抬道:“允炆,要否!?”

“啊,不,不用,二姑你吃就好。.”

朱允炆有些神游天外,接着深吸口气,似乎做下某种决定,认真道:“二姑,我曾听那些禁卫说过,你逃离皇宫的那些年,曾经与一名平民结发为夫妻,并且还有三个孩子,可有此事?!”

朱浮梦闻言,手中剥葡萄皮的动作,缓慢几分,面色复杂道,“允炆,为何提及此事?”

“没……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当然,二姑,你也可以选择不说。”朱允炆尴尬一笑道。

朱允炆自以为,掩饰得当。

然而朱浮梦却放在了心上,被锁在皇宫多年,或许很多东西都不经手,不会了。

但是察言观色的能力,却是远远胜过前几年。

朱浮梦注意到朱允炆的表情变化,眼眸颤动。

莫非,允炆知道我那三个孩子的下落?

或者说,我家夫君文远,他……他真的带着孩子们来到了应天府??

朱浮梦激动无比,但是表面还是那般淡然姿态,笑道:“允炆,确实如此,姑姑在民间的夫君,名叫秦文远,他呀,就是个笨蛋。”

“嗯,究极大笨蛋!”

“第一次见面,记忆犹新,他准备很多饭菜,说是要给我践行,吃完后送我回家。”

“然而我那时与父皇闹矛盾,怎可回家!?执意表明要在附近住下!”

“劝说无果,他又怕我被骗,便让我在他家住下。”

“后来……我才知道,那顿饭,他这个笨蛋,居然是找乡里乡亲借来的文钱,才凑足的。”

“我说怎么会有鹿肉呢,是他这个笨蛋借钱买的!说是要给客人吃好点,好上路,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害得我住进去后,跟着他挣了七天钱,才把借来的钱还清。”

朱浮梦说着,气呼呼的嘟着嘴。

已为人妇多年,风韵犹存的她,嘟着嘴格外迷人。

许是很久没与人倾诉过往,她陷入追忆状态,继续自顾自说道:“然后啊,刚住下没多久,你姑姑我便不习惯了。”

“咱在皇宫,锦衣玉食习惯了,初到乡下,怎能忍受疾苦!?”

“我便想着,把从皇宫带来的金银首饰,甚至身上的绸缎当掉,改善生活。”

“去当铺的当天,便被他给阻止了。”

“说是浮梦啊,你要什么东西,你说,咱买,咱不当东西,留着以后,万一有用呢。”

“当时我气得要死,跟他吵了起来,但最后还是姑姑败了,止住意图,将东西悉数收回。”

说着,朱浮梦抚摸手中玉镯,又看向边上挂着的大红色华贵衣裳,“允炆,你看,这便是你舅舅保护下来的衣裳。”

“如今多年下来,姑姑真是多谢你舅舅当年的阻止,若不是他执意阻止,母后亲手给我绣的心血,便要流落他人之家。”

朱允炆顺着目光看去,就见一身大红色凤袍,光鲜亮丽。

“想不到,舅舅他还很有骨气,没想着卖姑姑你的东西,谋取更好的生活。”

朱允炆笑容绽放。

对自家姑姑的经历,也是有了极大兴趣。

“可不是嘛。”

朱浮梦嘴角轻扬,“要不然,你姑姑我怎会看上你舅舅!?”

“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