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是上帝

    “我继承了祂的记忆,知晓了整个地球编年史之中,曾降临或来到的一切诡异,现代人类称它们为‘异类’,而祂,称它们为‘侵略者’。??”

    何港坐在城堡的一楼入户大厅王座上。

    说是王座,实际上更像是高档真皮制作的沙发,整个城堡的装潢与布局居然完美契合了何港自己的审美与舒适点,甚至还配备了不能连接网络的电脑。

    当然,这个时空的地球还没有出现这种小体型高性能的个人计算机。

    这只能说明光影存在能够翻取人或任意有机体的记忆,要么他何港就是被那东西带来这片时空的。

    他皱眉:

    “即使翻一切记忆,我也不能看到这光影的名与源头,似乎连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这很诡异。

    也符合常理。

    如果一个生命,从宇宙之初便存在,那这个生命必然不可能在经理不知道多少虚无混沌中的岁月之后还能记起自己的族群、自己的真名。

    记忆终会消散。

    只有信念永存。

    “祂的信念是驱逐侵略者。”

    何港起身,他抚平大衣衣领上的褶皱,向门外走去。伴随着他的动作,有璀璨金色的光明落入大厅。

    他说,

    “我和我这具身体曾为国家第二十六研究院效力,巧了,驱逐异类……也是我的职责。”

    有似齿轮转动的声音。

    高门霍然大开。

    那里,碎石小道的尽头,飘浮于虚无黑暗中的大陆上,居然有明亮的火球闪烁光芒!

    那是一颗……太阳!

    一枚恒星!

    自称创世神的光影赐予了何港能够在这片虚无时空之中创造一切改变一切的权柄。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创造物质,捏造恒星。

    首先是从眼前这片依旧虚无的大陆中提取氢,然后使它们聚合在一起,形成黯淡的球。

    构成这球的所有氢原子在何港说出“太阳”二字之后的无限接近于零秒内,向内坍塌并做无序运动。

    核聚变因他开始。

    这虚无中的太阳由此诞生。

    他似乎的确是真正的神。

    甚至能清晰看到最初的一抹光,向黑暗的边缘扩张。相对外面真实世界的光线而言,这里的光速,似乎有些慢得离谱。

    不只是光速,作为上帝,何港察觉到原子的质量与体积也小得有些过分。

    此时,这颗新生的恒星,正源源不断向整个黑暗的深空辐射电磁波与粒子流。

    光是所有世界一切能量的来源。

    也是生命之源。

    站在城堡的门口,何港有些感慨。

    他可以随时离开这里,也可以随时回到这里。他的思想遍布整个地球,甚至能够随意操控任何一枚原子弹的爆破。

    真正的上帝也不过如此。

    就像超体里的寡姐。

    他无处不在。

    “我无处不在,却并非无所不能,地球上的异类数千数万,热武器乃至于核武器都对其中的一些不起作用。”

    他走上碎石小道,以上帝视觉看这片并不算巨大的荒芜土地,

    “那么,如祂虽说,我该以造物来抗衡、甚至碾压铲除异类。”

    造物即生命。

    这个时空并非绝对的唯物主义世界,很多超自然现象甚至超自然能力者都被记录在案,并被政府密切关注。

    那么或许,我能够创造一个新的文明。

    “至今为止,人类还没有接触到过真正意义上的硅基生命,要想凭空创造一种新的生命体系,暂时来说不太现实。那么还是以碳基生物为起点,就借鉴地球吧……”

    “水是生命之源!”

    最后一个字说出口。

    有氢元素与氧元素发生中和反应,大量的水形成。

    这是第一天。

    第二天,何港说:

    “要有海与陆。”

    荒芜平整的土地地质开始活动,对何港而言像是一脚可以踩平的小土坡的火山开始喷发,低处形成海,高处形成陆。

    只是可惜,太阳的质量与体积太小,不足以像外面地球所拥有的月球那样,带来潮汐运动。

    何港对这片时空中的一切都有绝对的管辖权,他把荒芜大陆上的时间流速调整到外界一天等同于那里的一百万年。

    反正暂时没有生命,时间流速再快也没有问题。

    严峻的气候与恐怖的地质运动持续了整整两百万年。

    雨水蒸发,因大陆的引力而附着,逐渐形成大气。

    又因为大气的出现,雷霆开始变得狂暴、似乎要撕裂天空。

    第四天,何港来到城堡之外,他见到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