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阁 > 其他小说 > 创世:开局核爆利维坦 > 第23章 拉塔托斯克的错误

第23章 拉塔托斯克的错误

    “我们真要同他们一起,向拉塔托斯克发起挑战?我认为这并不明智,王,恩布拉是在以卵击石。(//)”

    有俊美的生灵低垂自己的头颅,向整个建筑最中央的冷凝岩浆王座上的存在说道。

    他的声音极尽尊崇,说的居然是最开始时阿斯克所创造的古语言。

    这里是依旧被满目疮痍的西北平原,被称为“中庭大荒”,因为整片平原在剧烈的地质运动中已经逐渐扩张到了整个大陆的中央部位。

    “精灵”,就生活在这片荒芜而贫瘠的土地之中。

    他们有理智,强大、俊美、优良,悲天悯人,简直比人类更像是人类。

    所以,即使是人类在以群体第三人称来称呼这个族群的时候,也没有使用“它们”这个固定名词。

    有散发荧光的晶石镶嵌在穹顶。

    辉光落在王座上。

    那里居然是一尊美丽、似人的高大生物,有鹿角、人身、高大而纤细,身后有透明的翼,美中不足的是,如青铜般坚硬狰狞的锋利鳞甲遍布脖颈之下的周身。

    当初,拉塔托斯克创造这一族的时候,利用了龙、人与其他物种的基因,是米德加尔特少见的多基因交换物种。

    也正因此,他们很难继承到稀薄的龙血,像兽多的沦为最下层的巨人,毫无理智充满兽性。

    像人多的,则被驱逐来到大荒,在这艰苦卓绝的环境中挣扎求生。

    “我们没有选择,拉法埃尔,唯战而矣。”

    那生灵在辉光下起身,一席如瀑布的长发披散,面容美好,身体却宛若地狱而来的撒旦。

    她声音虽偏中性,却的确是个雌性。

    一道几乎撕裂整个身躯的巨大疤痕贯穿鹿女的腰腹。

    她的右手不经意间抚过这疤痕,眼神中有些许惶恐。

    但这惶恐转瞬即逝。

    她继续说:

    “拉塔托斯克把我们这一族驱逐到这里,永远不能离开这茫茫大荒,只有弑神,才能为后代获取一线生机。”

    她名,亚尔薇特。

    是精灵种之中非常罕见的、甚至可以说绝无仅有的龙血多于人血与兽血,却又保持如尼德霍格那般绝对理智的异类存在。

    精灵相比人类,是龙身上落下的蛆虫,每一个都是削弱版的混血种。

    但大自然是公平的。

    他们拥有如此庞大的力量,付出的却是那低到令人发指的生育率与存活率。

    即使已经数十上百年,但精灵的数量依旧维持在可怜的三位数,不到一千,其中新生儿的数量更是寥寥无几。

    “恩布拉与拉塔托斯克都派遣了飞贼,我们为什么不选择回到祂的身边?”

    拉法埃尔抬眸注视精灵王亚尔薇特,如此,才见到他的瞳孔居然宛若裂开的深渊,狭长而竖直,泛着黄铜般的幽光。

    还有细密的鳞片密布他的脸颊。

    居然是……远古爬行种的子嗣。

    这个时代,势力已经开始驳杂,即使人类内部也分为好几个部族巨城,更何况族群与族群之间。

    而飞贼,则是各个势力之间使臣的称呼。

    但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

    拉法埃尔本身就继承了爬行种的某些特性,对温度的变化非常敏感。

    他被突然暴怒的亚尔薇特惊吓,诚惶诚恐地跪倒,身上本就单薄的兽皮衣物滑落,露出里面已经有几分似人的皮肤。

    拉法埃尔卑微地匍匐。

    这是群居爬行种对打败了老头领的新王的臣服姿势,也是这个族群中最高等的礼仪。

    “去召集我们的勇士,只留下最柔弱的女性与孩童。”

    亚尔薇特走过他身边,甚至没有目光落在这所谓的精灵族第二勇士的身上,满眼都在俯瞰疮痍的大地。

    她停顿了一下,又说,

    “如我所言,拉法埃尔,我们别无选择。而且你以为,即使没有精灵,恩布拉就不能把那伪神钉死在北海的波涛上吗……”

    最后一句话,落在拉法埃尔耳中,如有雷霆。

    大荒上的这一幕落在何港与老羊的眼中。

    “龙类在无意中继承或者说复制了你的一部分权柄,但祂们并不知道,”

    老羊面色严峻,它横亘虚空,在这沙盘大陆也算得上是一条庞大山脉一般的存在,

    “如拉塔托斯克,祂虽然因为尼德霍格的错误塑造而比其他初代种弱小,却本身就占有更多的源,狡诈而聪明,甚至能够操纵基因创造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现在是巨人与精灵,那下一个呢?兽人?侏儒?甚至天使恶魔?”

    何港使自己的面容隐藏在无止境的云层之外,俯瞰平整的沙盘世界。

    他说:

    “源,是创世之力,但即使是尼德霍格也没能真正触及这一物质的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