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战争爆发

    “那就是利维坦?”

    何港呼吸海风的气味,只觉得神清气爽,张开双臂,让溅起的水花落在自己的身上。

    虽然实际上才不到一个月不到,但对他来说,实际上已经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

    在意识沉入沙盘世界的漫长岁月中,他从未有过如此放松的感觉。

    即使脚下的波涛中,正潜藏着一只深入最黑暗海沟的巨兽。

    在沙盘世界好几次的大型物种灭绝的反馈下,他的身体无比强壮,甚至连视力都已经远超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卫星雷达。

    已经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到海洋深处的巨兽。

    现在是1961年十一月18日,莫斯科时间凌晨02:50。

    这异类的名来自圣经。

    而它的真正源头还要追溯到希伯来神话中受到蒂雅玛特影响产生的蛇怪,名字的含义是“盘绕起来的东西”。

    正如其名,它是一条身体巨大的能够将大地盘绕起来的蛇。发音除了“利维坦”外,也可念做“利拜雅桑”或“利未雅坦”。

    这个名字以各种谐音出现在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预言家的手册末页,象征终结与末日。

    何港终于第一次见到这生物的全貌。

    这一瞬,他只想起《以诺书》中对利维坦的描述——

    它畅泳于大海之时,波涛亦为之逆流。它口中喷着火焰,鼻子冒出烟雾,拥有锐利的牙齿,身体好像包裹着铠甲般坚固。性格冷酷无情,暴戾好杀,它在海洋之中寻找猎物,令四周生物闻之色变。

    长度岂止十公里。

    力量汹涌澎湃。

    仅仅看到一丝阴影,便已经让当时参与勘探行动的美国航母编队成员陷入疯狂。

    老羊站在何港肩膀。

    它说:

    “AN602并不是没有伤到祂,相反,这异类现在很虚弱。”

    “但并不是最虚弱的时候。”

    何港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感觉到空气中有莫名其妙似乎并不存在的物质在为祂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但包括海水在内的一切物质都在腐化祂的伤口……异类这东西,实在不被宇宙所容纳。”

    他已经做好释放尼德霍格与维德佛尔尼尔的准备。

    但还差一个契机。

    利维坦已经非常虚弱,但还没有到极点。

    再等等吧。

    十一月18日,莫斯科时间凌晨3:00。

    人类纪1067年。

    恩布拉终于发明历法,以今年为元年,称“阿斯克纪”,以纪念先贤阿斯克,披荆斩棘、开创文明。

    二十年来,平静得诡异。

    暴雨来临之前总是平静。

    定居在卡姆洛特河沿岸南方与北方的两个依米尔部族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的岁月更迭,他们本就简陋粗糙的草木房屋已经腐朽倒塌。

    这些年,恩布拉带领人们沿着缠绕起来的粗壮面包树枝干建立起石屋,把那些树洞用来储存面包树的果实和吃不完的猎物。

    阿斯克纪第三年,战争骤然爆发。

    拉塔托斯克使用更加微弱的源,大批量创造出大量爬行动物畸形种,祂去到米德加尔特的南方,捕获了数以百计的暴龙,然后生产出数不胜数的低等巨人。

    这些畸形种永远处在狂暴中,似乎没有大脑这一器官,嗜血而凶残,甚至连山峦都被当成食物。

    这一年,巨人在一名保存理智的初代人类混血种的带领下,杀入落基山脉,这些狂暴而凶残、庞大似山丘的生物用石块、火把和逝去同类的骨骼,如蝗虫一般把见到的一切摧毁。

    这混血种有名,为安格尔,是极度少见的女性混血种,曾试图推翻恩布拉的政权,以失败告终,最后效忠拉塔托斯克以求获得更多力量。

    这场霍乱从北到南,数百公里,一直到卡姆洛特河源头以北。

    迎头遇上率领部落勇士慷慨激昂的贤者恩布拉。

    不久前,人类之中曾有异议。

    有些混血种们认为他们不该反抗拉塔托斯克。

    但最终,恩布拉“说服”了这些懦弱者。

    这个时代没有法律。

    武力永远是最强有力的权。

    只是恩布拉从不是一个暴君。

    她崛起于微末,也曾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只是开慧比普通人要早了许多。

    而现在,她带领已然觉醒的族人反抗巨人的残暴血腥屠戮。

    用掠食者的方式来对待掠食者,却不代表她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同类。

    在恩布拉眼中,十个巨人的生命,也比不上一个人类。

    尤其是当她篡取了伪神的力量之后。

    怎么说呢……

    恩布拉与源,很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