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战争

    “文明在战争中生发。↙↙Шww.↘↘”

    老羊如是说。

    它不忍直视惨烈的战争,却又深知这一道理。

    虽然本体是一支钢笔,但何港在赋予老羊生命的时候,依旧没有忘记最基本的正面情感。

    比如怜悯与同情。

    而且因为何港本身是人类,在这个情感中又或多或少夹杂了一些对这个族群的同理心。

    沙盘世界的战争爆发得很突兀,但又似乎在所有人都预料之中。

    要知道,即使是地球上,人类这个族群的主体文明从未展现出大规模大范围对灵的运用。

    即使如此,他们也从来都在挑战一个又一个时代的统治者!

    沙盘世界的人类,在这个压抑、黑暗的伪神时代,依旧如地球上的人类一样。

    以阿斯克为元年,建立起整个世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历法,在恩布拉的心中早有所想。

    但她一直等到如今,才开始沿用。

    当人与伪神的战争开始,历史进入阿斯克纪,以人类先贤的名为一个时代的象征。

    这是一种独特的提升种族凝聚力与战斗意识的方法与手段。

    恩布拉两百多岁。

    她的智慧远超任何人。

    这一日,卡姆洛特河源头以北的谷地燃烧起了让半边天空赤红的大火。

    那是恩布拉使人类用手中火把点燃了周遭的密林。

    烈焰中还有诡异的生物在嘶嚎。

    这里靠近了大陆桥,也意味着距离拉塔托斯克的山峦已经不远,畸形生物充斥每一个角落。

    它们都是拉塔托斯克用源创造子嗣失败的产物,大多凶戾迅猛,居然毫不逊色于活跃于南方的一种类似迅猛龙的主龙类爬行种。

    战争持续之下,精灵加入其中。

    亚尔薇特没有食言。

    精灵们以为自己的王是为了推翻诡异恐怖的伪神,避免有更多类似精灵或巨人这样出生即满是悲哀的种族诞生。

    但只有她自己知晓。

    人皆以为拉塔托斯克是伪神。

    殊不知,真正的神,应是恩布拉。

    她的指尖偶尔抚过腰间巨大的伤疤,想起数十年前的往事,又开始隐隐作痛——

    恩布拉曾通过食用作为途径,来掠夺龙的伟力。她成功了。她成了人形巨龙,简直是自走大炮。也在那个时候,精灵逐渐崛起。

    当时,亚尔薇特曾试图驱逐人类,占据北方的土地。

    恩布拉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回忆。

    那回忆使她直到现在依旧心有余悸。

    战场上。

    巨人这一族的强大与暴戾毋庸置疑,每一个都宛若耸立的山丘,行动时地动山摇。

    数以百计的巨人与骑乘着如六条腿骏马的人类凶狠地冲撞。

    这些毫无理智的生灵不使用武器,只用尖利的爪牙就能轻而易举地撕碎啃咬面前的一切。

    人类前仆后继。

    他们手中举着火把,胯下是眼眶流下鲜血的健壮马匹,锋锐的青铜矛头对准畸形的怪物。

    没有哪个巨人会在战斗的时候注意到安格尔。

    她在战争开始之后没多久就倒下,被强大的精灵女王亚尔薇特用不知名动物的肋骨打磨的矛刺穿,然后钉死在最高也最险峻的嶙峋石柱上。

    这个自认为曾叱咤风云的高傲混血种,死在乱军之中。

    甚至都没能使恩布拉看向她一眼。

    畸形的巨人无疑是整个米德加尔特最强大的生灵,它们充满野性、只知道杀戮与进食,毫无理智,无序、疯狂而暴虐。

    但它们的敌人数量太多。

    其中还有并不逊色于巨人种太多的精灵种和人类混血种,更有恩布拉、亚尔薇特这样个体力量远高于普通巨人的超凡种。

    “战斗结束了。”

    恩布拉脱离战场。

    她登高北望,刺目阳光落在她身上,像是有火烧起来。

    这周围也的确是烈火滚滚。

    北方,有巨大而狰狞的嶙峋巨兽从火焰中升起,它每一次扇动羽翼都让灼烧的热风灼烤大地。

    那是群龙时代艾尔肯的摄政王之一,是尼德霍格最得意的子嗣,源在祂体内富集、灵被富集的源吸引,无止境地强化这新王的躯壳。

    祂有真名,名——加姆。

    身形如要冲天而起吞食太阳的残暴猎犬,却又庞然若山峦,投下的阴影几乎遮蔽了整个北方。

    拉塔托斯克是加姆最主要的对手之一。

    祂们之间的关系就像穿越到唐朝被迫去西天取经的法海和西天之上的如来。

    拉塔托斯克是如来,加姆是法海。

    要知道,最开始,拉塔托斯克可是尼德霍格最得意的作品,甚至一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