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王与神

    恩布拉见到了自己掷出去的长矛。?

    它就插在哈提强壮爪子的鳞片上,矛头已经熔成红色的液体流出,来自加姆的骨骼长矛却还深深插穿哈提的鳞片、刺入祂的肌肉。

    这传奇的生物完全没被火焰灼伤。

    “是啊,当然如此,神怎么会被人用拙劣的把戏从天上拉下。”

    恩布拉从不自大。

    她只是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这一招她从没用过。

    但她大概能猜测威力,或许能重创如拉塔托斯克或者加姆那样的存在。

    初代种都不能杀死,又何谈去杀死伪神中的王?

    在途经大荒时,她曾攀登一座属于精灵的高峰。

    在那里,她就已经隐隐然感觉自己或许有成为伪神的潜质。

    【灵富集于高海拔地区。】

    这是何港虽说。

    但恩布拉自己也已经有了总结。

    因为这塑造超凡的物质能在某种程度作为源的催化剂,使后者兴奋。

    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阿斯加德的原因。

    【咔擦——】

    长相同维德佛尔尼尔极其相似的哈提扯下那支骨矛,然后像丢一根牙签一样丢入口中,能够咬断金石的牙齿与颌下肌肉鼓动。

    于是令人牙酸的碎裂声响起。

    被赤金色液滴包裹的恩布拉瞳孔微缩——

    那支矛被人称为“昆古尼尔”,矛头的青铜千锤百炼,矛身的骨骼也是来自加姆最坚硬的部分。

    居然……如此轻易就被折断并碾碎。

    而且……甚至没能刺入哈提的肌肉?

    “现在,是王对王了。”

    那如山脉般横亘苍穹的巨大生物张开黑洞般的巨口,祂说话时,风便从东到西猛地倾泻。

    当源在某个生物的体内到达一个临界值,这个生物便会拥有某种程度击碎世界规则的能力。

    在哈提身上,这个能力的表现是“力”。

    祂能操控沙盘世界几乎所有形式的力,如重力、磁力乃至于浮力与升力。

    所以祂的出场伴随着如波那般的狂风。

    而恩布拉表现的形式是“能”。

    即物质划分到分子时的运动状态,她能够几乎无视能量守恒与质量守恒,来任意操控分子的活跃程度。

    在宏观层面的表现,即是温度的骤然升高与猛烈下降。

    若是人类有幸能见到,大概会高呼冰与火之神。

    事实上,拥有抵达临界值这个量的源的生物在沙盘世界超过十个。

    无一例外,拥有的能力都是【能】与【力】之中的任意一个。

    如尼德霍格便拥有无上的力。

    如维德佛尔尼尔便拥有无上的能。

    当两个抵达这一阀值的生物征伐,那么他们体内的源便会互相抵消,以彻底沉睡的形式沉睡在基因中,直到自己或者另一者的源完全沉睡。

    此时,剩余处于活跃状态的源又会重新计算浓度,若不抵达阀值,则击碎规则的力量消散;若是抵达阀值,则这力量依旧保留。

    恩布拉与哈提隔着清明的天遥遥对视。

    他们之间隔着数十公里。

    脚下是已经可以看到一些弧度的大地,阿斯加德彻底从山尖崩溃,在九十公里的高度又形成一处高地平原。

    “不是王对王。”

    恩布拉觉得身上挂着的破碎的兽皮有些碍事,她于是抓住了领子。

    顷刻之间她抓住的地方就燃起火焰。

    连着猩红的披风一起被烧成灰烬。

    这灰烬也纷纷扬扬地落下。

    她那即使龙化也依旧清秀的面容,此刻居然露出一丝温柔的笑,似乎对面的哈提不是当前现世最宏伟的生物,而是她养的一只阿猫阿狗。

    她接着说下去:

    “是人对神。”

    现在,她终于浑身赤裸了。

    只是让人升不起亵玩的念头。

    只觉得狰狞而冰冷,带着巨大压迫的残忍美感从最高的苍穹倾泻而下!

    他们沉默着。

    但谁都能感到有风暴在酝酿。

    恩布拉体内本已平静的力量又涌动起来,就像眼前尽收眼底的米德加尔特,风起云涌。

    即使隔着数十公里,哈提也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滚烫的热浪。

    但在祂的影响下,也有风向一直在不停地变化,旋风突然刮起来。

    高空中突然有云层呈旋涡状,向着大地下探,像是通天彻地巨龙的尖角从云里探了下来。

    其中闪出电光,传出隆隆的雷声。

    这是风的旋涡把带着几万伏高压静电的雨云给吸了下来。

    这也是哈提力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