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阿斯克

    “你们大概永远不知道世界的的真相吧,哈提,永远不知道曾经持续千年万年的黑暗中,是何等的伟大塑造了脚下与头顶的一切……真是可悲的神啊……”

    阿斯克似乎胜券在握。???шшш.lσveyùedū.cōm

    他使用恩布拉龙化的身躯轻盈地落下在哈提的面前,伸出一只似乎完全被外骨骼包裹的脚,踩在祂峥嵘的面上。

    阿斯克的表情体现在恩布拉的脸上。

    宛若一只觅食的秃鹫,赤金的眼睛里有比龙还盛的贪婪。

    这个至少有五米高的生物赤身裸体,浑身是钢铁般的肌肉,面骨嶙峋,只是依旧修长而纤细。

    恩布拉的皮肤上早已经布满天青色的细密鳞片,这些细密的鳞片现在一张一合,有蒸汽升腾。

    【噗嗤——】

    细长、坚硬的手臂如最锋利的长剑,刺入哈提的左眼。

    恐怖而痛苦的嘶吼伴随着无用的挣扎,这巨大的生物被阿斯克死死钉在碎岩上。

    “看啊,神不是不会受伤!”

    阿斯克手舞足蹈,像是马戏团里撕开嘴角鲜血淋漓、拿着电锯一边起舞一边狂笑一边把人撕成两半的小丑。

    他有点发疯了。

    是啊,在那样的黑暗中,谁能不发疯呢。

    何港黯然。

    他看着阿斯克与恩布拉的表演,已经理清了思路,也回溯了过往。

    阿斯克的确是死了。

    死亡是一种什么体验?

    何港没有体验过。

    但阿斯克体验过。

    似乎长到世界尽头的黑暗,永无止境的沉眠,还有循环的无法更改的噩梦。

    故事还要回到人类纪之初,阿斯克从宛若野兽的族群中站起来。

    他第一个解放了双手、举起了火炬,在没有半点光亮的夜晚为当时还只是猿人的人类带来温暖与光明。

    他是世界的宠儿,自然的选择。

    就像所谓的天命之子,阿斯克的一生平坦且充满传奇,他甚至没有留下后裔,只因为不认为人类族群中有自己的同类。

    这个被称为贤者的男人曾想过与龙为伴。

    他也曾迷茫,也曾不知所措,也曾在只剩下黑暗的夜里思索所谓的理想。

    只是有一天,他突然认同了人类这个族群,那是一场来自南方游荡的群龙的袭击。

    有老人不畏惧死亡,用牙齿与未退化但已经老化的利爪去反抗。

    有女人咬破血管沿着森林一路向东,把凶残的猛兽引走。

    也有男人悍不畏英勇冲锋,宛若野兽那样厮杀拼搏。

    就那么一瞬间,阿斯克觉醒了。

    他认为自己还是这这一族的领袖,这一族的王。

    他也的确做到了。

    那一年,他二十岁。

    阿斯克逐渐凭借着自己异于常人的力量与智慧,成了人类族群的领袖,并在这个时期发明了语言。

    同一时期,源开始作用于他的身体。

    “阿斯克创造的语言在那个时期开始在人类之中流传,并在后来逐渐成为整个沙盘世界之中所有生灵语言的原始语种,连龙也不例外。”

    何港如此说。

    尼德霍格和维德佛尔尼尔如此骄傲,祂们各自创造了一个种族,却丝毫没有传授任何知识给它们。

    “正是语言,使阿斯克体内的源愈发昌盛、愈发浓郁。”

    何港目光炯炯。

    虽然量很小,但阿斯克的确做到了提升源的总量的提升。

    这种能够被用来创造物质、改变规则的“概念”,只大量存在于沙盘世界与何港体内。

    如地球上,根本没有这种概念的存在。

    何港使源增加,途径是创造世界、观测世界,是使函数坍塌的方式来达成这一目的。

    沙盘世界的熵增,为何港带来更多的源。

    这是一种很笼统的概念。

    而阿斯克不同,他使他体内的源增加的方式是“铭记”,即有生命铭记他的名字。

    这也是一种概念。

    有些类似西方玄幻之中的“信仰”,生命铭记阿斯克的名,他们便失去可以被剥离的源,阿斯克就篡取这一部分源。

    只是这一切都在连阿斯克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

    后来他死了。

    源与灵不同。

    前者是概念、模因、规则与信仰,后者只是单纯的拥有不固定物质构成模式的类能量。

    于是阿斯克的灵散去。

    但源随宿主而去。

    阿斯克死去时是七十岁,世上全无他的血裔,他的亲族也早已灭绝。

    于是,从他出生之前便一直富集在阿斯克体内的源,无处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