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打个赌怎么样?”

    老羊突然抬头,它看向何港,含情脉脉,这让何港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他说:

    “赌什么?”

    “赌谁赢。”

    “赌了。”

    何港没有犹豫。

    他关闭自己那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五识,然后仅仅以旁观者的身份去围观阿斯加德的战争。

    “恩布拉和阿斯克死定了,这会是铸铁成山的事实,但玛纳加尔姆会输。”

    老羊神采奕奕,它不紧不慢地说出自己的猜想,那双在沙盘世界中全知的眼睛逸散着如神那般辉煌的赤金。

    虽然这凶悍的瞳光出现在它脸上就好像灰太狼头上的帽子那般滑稽可笑。

    何港轻笑:

    “赌注呢?”

    “我赢了,你得给我一副人的身体,笔作为一种相当低级的人工造物,并不适合作为一个器官集合体和灵魂的宿主。”

    老羊说出自己想要的。

    到不得作为一支笔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这个形态太不适合一个生物进行新陈代谢了。

    它现在拉个屎都得把整个外壳脱了露出里面包裹着笔芯的内脏。

    何港没有犹豫,他说:

    “好,你赢了我就给你一具人类的身体,但要是我赢了,你得作为一个拥有意识的非生命体去沙盘世界游历几天。”

    “行。”

    老羊很自信。

    它在沙盘世界之中,全知程度与何港无二,甚至因为后者的懒散,可能还要更多一些。

    此时,阿斯加德。

    群龙汇聚。

    它们在少数向哈提与斯库尔臣服的初代种带领下,围绕着阿斯加德顶峰的平原落下。

    形形色色的坚硬羽翼张开,按压在地面的碎石上,沉重的呼吸在暴风的风眼中响起,汇聚成一片。

    乌云使这里完全黑暗下来了。

    恩布拉周身的血液在沸腾。

    她曾吃下了两个初代种的价值,龙血也流淌在她那属于人类的血管中。

    奔腾不息。

    川流不止。

    黑暗下,龙群的眼睛把赤金彻底收敛了,它们向正中央昂然站立的玛纳加尔姆俯首。

    “你们为什么要遮掩龙的特质?”

    玛纳加尔姆似乎有些疑惑,祂环顾四周,坚硬的面孔上却带着狰狞的笑容。

    那迫不及待的垂涎让恩布拉不寒而栗。

    祂高声说:

    “睁开你们的眼睛!用龙的眼睛来看我!”

    龙们都闭上眼,微微低头。

    恩布拉甚至能听到它们沉重的血,被强有力的心脏泵上大脑,带着浓郁的源。

    他们称这东西为……“神灵”。

    赋予生灵神力的灵。

    接着,似乎有约定一样,所有的龙都在同一刻睁眼。

    一瞬间,阿斯加德灯火通明。

    但是照亮这里的不再是亘古未变的太阳。

    而是……数千对金色的眼瞳。

    玛纳加尔姆仰天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像雷霆那般从米德加尔特的中央,传播到整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你看祂,垂涎欲滴,眼睛里除了对力的欲望,还有对权的渴求。”

    阿斯克响起在恩布拉脑子里的声音那么低沉,像是定海神针,让她宁静下来。

    恩布拉贴着石块站定,逐渐恢复体力,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已经流逝地很厉害,这个形态对她而言消耗有些太大了。

    “我们……能做到吗?”

    恩布拉开始怀疑自己。

    但汹涌的神灵正源源不断地注入到她的身体里,似乎无止境。

    这是属于阿斯克的源。

    “你知道属于我的神灵来自于何处吗?”

    阿斯克突然如此问。

    他把源给予恩布拉,然后娓娓道来,

    “我一直以为,这力量与生俱来,直到遇见玛纳加尔姆。”

    “什……什么意思?”

    “祂说祂与尼德霍格同源,并在无穷的岁月之前同那黑色的王征战,但为什么即便融入了哈提与斯库尔,祂也依旧没有真正化作芬里厄?”

    阿斯克一点点剖析,

    “祂本可以直接杀了我们,为什么要留我们来瞻仰神的登基……或者说,神会在乎人怎么想吗?”

    恩布拉瞳孔微缩。

    她眼中的赤金色愈发繁盛,甚至像是爆发出刺目的烈焰。

    阿斯克,可能是芬里厄的另一块灵魂?

    所以他体内的源会如此浓郁。

    所以他会如此伟大。

    也所以……玛纳加尔姆不会立刻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