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佛修

    老大夫把过脉后,神情有些凝重。

    “这孩子如今的状况不太好。”他说,“她年龄过小,缠绵病榻多时,又已经服过一段时间中药,如今身体早已过于虚弱,就算当下发热,也不能再服药,否则会要她的命。”

    谢君辞淡声道,“你是说,要听天由命?”

    大夫感受到他声音中的冷意,却没有刚开始那么害怕了。

    可能是谢君辞的怀里还抱着那软软嫩嫩的小女孩将他拉入了凡尘,消减了青年身上冰冷危险的戾气。

    “客人不知,年幼的孩子本来就极易夭折,病来如山倒,哪怕是富贵人家的孩子,该留不住也留不住。”老大夫捋了捋胡子,遗憾道,“按照这个孩子情况,她如今还活着已经是奇迹了。药是吃不得了,或者老夫为她针灸试试?”

    大夫对谢君辞说的这番话,和当初虞松泽从医馆那里听到的意思差不多。

    念清年纪太小,身体又弱,普通的治疗手段于她而言都十分凶险,其实没什么好办法。

    若是凡人,可能便真的没什么法子了。

    谢君辞却若有所思。

    凡医治不了,那便抓个医修过来,不就行了?

    待到老头子离开后,谢君辞低下头,清薄冷淡的眉眼看向怀里的小女孩。

    因阎罗之力,他周遭气息总是肃杀危险的,旁人一靠近就会害怕得不行,恨不得躲他十尺远。

    这小家伙倒是不受影响,在他的怀里睡得这么香。

    谢君辞尝试地将她缓缓放在柔软的床铺上,他手臂紧绷,仿佛在轻放什么危险物品。

    小念清睡得踏实了,这次对谢君辞的松手并没有反应,安安稳稳地在床上继续昏睡,青年僵硬的手臂这才慢慢松弛了下来。

    给她盖好被子后,谢君辞随手布下结界,离开了客栈。

    在凡间的医修很罕见,但并不是完全没有。

    谢君辞抬起头,目光锁定在城郊高山上的寺庙。

    一般而言,普通的修士都会聚集在修仙界修炼学习,修仙界灵气充沛,是最适合修士的地方。

    如果不是要执行任务或者路过,有些修仙者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去人界。

    而佛修却恰恰相反,许多佛修长年累月留在人界,随着普通和尚一起生活,或游历凡间,为百姓排忧解难,磨砺心性,积攒功德。

    佛修当中,同时拥有治愈之术的和尚不在少数。

    城外高山上,寺庙香火旺盛,许多百姓步行上山参拜。

    谢君辞悄无声息出现在寺庙外,他将神识向着整个寺院铺去,果然感受到了几个在寺庙中修行的佛修。

    他并未隐藏自己的试探,所以进入寺庙未向外开放的寂静院落之时,他听到有佛修低声议论道,“刚刚可是有修士路过门外?”

    “不知晓,只是那神识气息凶戾,或许来者不善,还是出去探查一番吧。”

    不待佛修们出门,那不善的来者已经闪身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谢君辞冷淡地开口,“谁会医人?”

    佛修们一怔。

    他们的目光落在谢君辞那张与佛子八成相像的清冷俊美面庞上,又看到他右脸佩

    戴的银面具,顿时纷纷拿出了武器。

    “谢君辞,你私闯佛家禁地,是为何意?!”为首那佛修沉声道。

    世人皆知,佛子谢清韵与胞弟谢君辞之间正如故事里那样水火不容,二人两百年前曾经打过惊天动地的一战,结果并未被外人得知。

    谢君辞厌恶如今的佛子,连带着对这些秃驴和尚们也讨厌不已。

    他的眼皮微微一抬,幽黑的瞳孔显露出一丝压抑的不耐。

    若不是为了那机缘巧合救下的小家伙,他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踏入寺庙大门。

    “我说了,要救人。”谢君辞嗓音本就凉薄冷淡,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听起来格外渗人。

    他看向面前的这几个佛修,冷声道,“谁修医?”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是。”

    为首年纪最大的佛修声音与另一个少年音夹杂在一起。

    在前面几个成年佛修的肩膀之后,谢君辞看到一个似乎才十四五岁的小和尚。

    少年稚气未脱,大眼睛和脑袋一样圆溜溜的,很好奇地看着谢君辞,脸上倒是不见多少害怕的神情。

    “无念,莫要开口!”为首那佛修冷声道。

    “可是他说要救人。”法号无念的小和尚缩了缩脖子,小声道,“要是伤得重的话,耽搁一会儿就没救了。”

    “不是伤,是病。”谢君辞淡声道,“她才三岁,病得很重,凡医不敢用药。”

    佛修们互相看看彼此,似乎他们都不太能相信谢君辞竟然真的要救人。

    “你自己的孩子?”为首的佛修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