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088

有时候我在想,或许老天希望我生来便做个坏人,反而会活得更自在一些。”

    “非也。命虽有定数,但也有变数。”谢清韵缓声道,“你们修仙之人,搏的不就是命中变数吗?逆天改命,得道成仙。一切皆在你心,而非老天决定。”

    佛子伸出手,整个殿中传来轻微响声,其中一个柜格打开,一本书飞了出来,落在他的手里。

    “这是血术心法,你要切记,仅用此术治愈本身。”他说,“只要你守得住本心,这也不过是本心法而已。”

    苏卿容怔怔地接过来,他低声道,“您就这么相信我?”

    佛子淡然笑道,“若是不信你,当初我又为何会出手相助?”

    -

    等到佛子治疗过后,师兄弟二人起身离开。

    苏卿容不由得感激道,“多谢佛子,我确实觉得好受许多。”

    谢清韵起身送他们,他摇了摇头。

    “无妨。”他说,“每隔八日来我,大概十次之后,你便可自愈了。”

    谢清韵看向旁边一言不发的谢君辞,他笑道,“这个月最好辛苦你的小师妹,多来玉石福地,过了这段时间,想遮住你们沧琅宗多了一个弟子的事情便难了。”

    谢君辞一怔,他抬眸看向谢清韵,又像是后反应过来一样,将头扭了过去,仍然一副冷冷的样子,明显还是生气,仿佛是要学谢清韵什么反应都不作一样,只是看起来有点失败。

    饶是社交能手的苏卿容在这对兄弟间都有些头皮发麻,他只能一个劲儿地感谢佛子,然后赶紧将谢君辞推走。

    谢清韵目送他们离开,他返回殿中坐下,过了一会儿,其他几个佛修进了殿。

    “佛子,他们二人离开了。”

    谢清韵似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有血顺着他的唇边溢出,谢清韵捂住嘴,血顺着他的指缝不断淌下,落在白色的僧袍上,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佛子!”

    其他和尚惊呼着,他们围在谢清韵身边。

    “无事。”谢清韵垂眸,淡淡道。

    他的语气和情绪与刚刚相比没有任何波动,仿佛流血的人不是他一样。

    年轻一些的和尚有些无措,中年佛修则是蹙起眉头。

    “佛子,您这次的反应怎么会这样大,难道是那年轻人病得极重?”

    谢清韵摇头,他低声说,“或许是这孩子因缘太重,我救他,变动了他的未来,也改变了世界的因他而结的果。”

    他抬起头,嘱咐道,“若是他们再带那女孩来,你们要好好帮助,守好这个秘密。我能感觉得到,那个小姑娘很重要。若是有她在,或许许多灾难都可以提前避免。我们要助她一臂之力。”

    “佛子,您也很重要啊。”年轻的佛修眼眶都湿润了,他担忧地说,“我们实在担心您这样下去会出什么事情……”

    “不会的。”谢清韵垂下睫毛,他淡声道,“我的命数,我自己清楚。你们退下吧。”

    看着佛子似乎有些虚弱的样子,年轻的和尚们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年长者拦住了。众人离开殿内,轻声关上了门。

    谢清韵注视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掌,他衣袍和手上的血逐渐化为金色的粉末散开,再无痕迹。

    ……

    谢君辞带着苏卿容回到小院,院子里看似没有人,结果他们一回来,各个屋子的门便瞬间都推开了。

    秦烬大步走过来,他蹙眉道,“怎么样了?”

    另一边,齐厌殊和虞念清师徒二人也冒了头,念清在前面,她跑过来,抱住苏卿容的腰,抬着下巴,担心地问,“容容师兄,你生病了吗?”

    苏卿容伸手揉揉小姑娘的头,轻轻笑道,“没事,一点小毛病,现在已经好多了。”

    他抬头看向齐厌殊,抱歉道,“师尊,让您担心了。”

    齐厌殊没说什么,只道,“那边坐吧。”

    众人来到凉亭里坐下,小姑娘也跟着。

    “清清,出去玩一会儿,师兄们谈些事情。”秦烬说。

    念清看了看师父师兄们的表情,他们似乎都达成一致,希望她先离开,她不开心地哼了一声。

    她的脚尖郁闷地踢着地面,嘟囔道,“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背着我呀。”

    听到小姑娘柔软的抱怨,师父师兄们有些无奈。

    “清清,不是背着你,而是我也有些悄悄话想和师父师兄说。”苏卿容伸手将她揽在怀里,缓声道,“就像你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孩子也有些共同的秘密不想告诉大人,对不对?那大人也有自己的秘密想要守住,想对孩子保密。”

    他这样说的话,小姑娘就能理解一些了。

    毕竟孩子们也有秘密基地,也会有些发生的小事不想让大人知晓。

    念清靠着苏卿容的胸膛,她小声说,“等我也是大人的时候,会告诉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