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归

    苏闲尘挑了挑眉,忽然扬起一双狐狸眼,似笑非笑地说道:

    “血脉笛曲极耗心神,尤其她还是改编的笛曲,能做到如此完美,想来要比当初那一首更难,难怪刚刚我看凌霜姑娘脸色不大好……想当初在北苍我不过小试了一下,可就养了大半年……”

    “失陪一下!”

    他的话音未落,燕霄已丢下几个字,风一般地冲了出去。

    燕霄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凌霜住的院中,停在她的门前,抬起手却顿在半空。

    他重重呼吸了几口空气,压下心头的焦急,这才轻轻叩了两下门。

    片刻,里面传来少女有些懒散的声音:

    “我在沐浴,等下便要睡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说话间,屋内先是传来轻盈的脚步声,接着便是一阵水声。

    燕霄脑海中瞬间出现少女褪去衣衫入水的画面,本就因赶路有些快的心跳,顿时越发急促起来。

    他耳根都有些发红,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轻咳了一声说道:

    “你……当真没关系么?苏闲尘说那笛曲,很是伤神。”

    凌霜的轻笑声隔着门传来,带着几分慵懒:

    “他懂什么?大祭司血脉岂是他一个外族人能比的?我不过是有些乏了,睡一下便好,你回去吧。”

    燕霄稍稍松了一口气,却仍微微拧着眉心:

    “你这院子里连个下人都没有,万一有什么事谁来照应?我就在这守着,等你睡下了再走。”

    凌霜的声音微微扬了扬:

    “你这是怕我困极了,把自己淹着不成?”

    燕霄捏了捏拳,没说话。

    过了片刻,少女淡淡的声音传来:

    “随你。”

    燕霄转身靠在墙上,缓缓吐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

    屋内,屏风后的木桶中,凌霜抿着唇,紧紧捏着左手拇指。

    却仍有丝丝鲜红顺着指间滴入水中,血腥气令她秀眉蹙起。

    那正是她咬破用来涂血脉笛的伤,伤口分明不大,直到现在还未合上。

    她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默默数着时间。

    估计差不多一刻钟,便从水中起身,撕了条衣襟将手指牢牢缠住,这才擦干穿戴整齐,朝卧房走去。

    她走路的动静不小,足够燕霄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片刻后,她听到男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同时远去的,还有那熟悉至极的心跳声。

    直到脚步和心跳再也听不见,凌霜终于松了一口气,苍白着脸躺在床上,强撑着的精神已到极限,很快就陷入了深眠。

    ……

    ……

    第二日凌霜醒来时,已一切如常,燕霄见她气色不错,总算放下心来。

    而黎清玥这边已经在准备回梁国的事宜。

    她空间里从来不缺浮空舟,京中早已收到消息,南禹这边,林静跟奚族大长老也已被程旭专门护送到梁国皇宫。

    又过了几日,雷雾岛终于再次发出轰鸣,整座岛微微震动起来,减速开始了。

    断崖边人山人海,几乎大半个岛的人都跑来亲眼见证了这神迹般的一幕。

    远处无边无际的海岸缓缓接近,千年来只能看到雾色的岛上,终于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黎清玥几人站在高处,心情虽跟被困几十代的凌族人不同,但也一样难以平静。

    自萧煌被劫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却已恍若隔世。

    如今,一切终于可以走上正轨。

    巨大的海岛缓缓停在离海岸线几公里之处,轰鸣声也终于止歇。

    这一段距离已不是问题,岛上居民想要离开,随时可以驾船出行。

    燕霄站在凌霜身边,转头看向她,眸色深邃:

    “我答应过带你离开这岛,你可想好了,要去哪里?”

    凌霜浅浅勾唇,清灵的声音带着缥缈的余韵:

    “天下之大,随处都可容身。”

    她身边是金色的巨熊“尊者”,轻轻蹭了蹭她的衣角。

    巨熊身上坐着的小白猴“长老”,吱吱地轻叫了两声,似乎在附和。

    凌霜漫不轻心地伸出手,拍了拍巨熊的头。

    燕霄暗暗捏紧了拳,温声开口:

    “既然没有特定要去的地方,跟我回梁国可好?你从未接触过外界,有个照应总是好的。”

    凌霜转头,银月般的双眸微微弯起:

    “去你的家乡吗?”

    燕霄心口微跳,未待说话,少女悦耳的声音已响起:

    “也好,那便去见识一番好了。”

    话音落下,她听到了男人沉稳的心跳快了一拍。

    凌霜转过头,重新面向对岸,安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