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走!”楚月白一把拉住他的衣袖,玄子明明明是可以走的,但他就是忍不住为他停下了脚步。

玄子明的心忍不住地为他跳动,心里还稍稍多了那么一丝期待。他也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继续等着他的后文。

“你把他们弄哪儿去了?他们呢?你把他们都杀了?!”楚月白着急地质问着。

玄子明的心一下就沉了一下,他在期待什么?

“没死,都扔偏殿去了。”玄子明说完,甩袖离开了。

闻言,楚月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真怕玄烨一个不高兴,就把他们都给杀了。因为他就是个疯子,他绝对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既然知道他们都没事,那他也就放心了。正好身后没有跟屁虫了,他可以享受一下独处的时光了。

随行楚月白的那波人都懵了,刚刚什么都没看到,一阵妖风刮过,他们一行人就到了偏殿。而且陛下不见了,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呢?陛下——”程公公急了,他们所有人都在这里,但偏偏陛下不见了。难不成是被什么贼人给掳了去了?这皇宫里面竟然还有贼人。

“陛下——陛下——”太监宫女们纷纷在偏殿里面找了起来,认定楚月白应该是跟他们在一起的。

“别在这里找了。快、快派人一起去找陛下。”程公公还算是有理智,知道楚月白不可能在这里,所以怂恿其他人一起去找。就算把皇宫找个底朝天,也要把陛下给找出来。

“陛下——”

“陛下——”

楚月白不见了,整个皇宫都躁动了起来,太监、宫女、侍卫什么的,开始全方位地毯式的搜寻。只要陛下还在皇宫里面,就能找到。皇宫里面的风声惊动了穆南萧,他随手拉出了一个宫女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

宫女抬头一看是丞相大人,连忙跪地磕头,“参、参见丞相大人。”

“不必多礼。这是发生什么事了?”穆南萧的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陛下、陛下不见了——”宫女高声道。

“怎么回事?陛下不是好好的在皇宫吗?怎么突然就不见了?”穆南萧急了,抓着她胳膊的手不禁使了劲。

痛得宫女皱起了眉头,但又不敢痛呼出声,只能娓娓道来:“今天下午的时候,陛下去练武场看卫小将军练枪。离开的时候,一阵妖风刮过。我们这些随从就到了偏殿,陛下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妖风?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刮起妖风呢?陛下阳气正盛,应该不会被邪祟近身啊。”穆南萧的眉头紧蹙,心里无比担忧陛下。今天的这股妖风,上次的“陛下”,难不成真的有邪祟潜伏在陛下身边?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皇宫里面已经乱了套,而楚月白此时正坐在母妃生前的小破殿的屋檐上抱着双膝看星星。他已经许久没来看过母妃了,屋顶旁边的这棵树已经超过了这个小破殿的高度,顺着这棵树很容易就能爬上来。

星星好像没有从前的亮了,这殿中仿佛比之前更多了一丝清冷。母妃不在了,就剩他一个人了。身居高位,他却一点也欢喜不起来。所谓高处不胜寒,应当就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