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江渔的去向

    “老婆你放哪儿我洗,你先去吃饭……咦,你新给我买的衬衫吗?”

    文卉手里的明显是一件男士衬衫。

    文卉叹了口气,洗了洗手擦净出来:“你想太多了。我不是告诉你今天车坏在路上吗,刚巧碰上从老板家里出来的老板的大舅子,他帮我看了看车,把衣服给蹭脏了,我得洗干净还给人家。”

    时远:“弄脏了赔一件不就好了,还用你亲自洗啊。”

    文卉:“我也想赔啊,可是这衬衫两万多啊,我可舍不得,省点钱买房子不好吗?”

    时远也惊得张开嘴巴:“这么贵呢!”

    文卉:“人家大老板的,能便宜吗。”

    时远瘪着嘴:“大老板还在乎这一点啊,老婆,他是不是又帅又有钱,看上你了,故意让你洗的。”

    文卉“噗嗤”一笑:“人家老婆儿子都有了,恩爱的很,怎么可能看上我?就真是他从老板家出来碰巧遇上帮了我一把。你想到哪里去了!再说了,人家再有钱也是人家的,咱不能因为他有能力承受,我就心安理得什么都不做吧。”

    文卉的职业使然,让她善于察言观色,她知道时远要是知道盛万呈是个帅气多金说话又暧昧的男人,哪怕她什么也不做,他也会起疑虑的。为了家庭和谐,她要杜绝他的一切想象。

    文卉又道:“他五十多了,一个臭糟老头子,就算他看上我,我也不可能看上他的!”她拍了拍时远的脸,有些调戏的意味:“我还是比较喜欢你这种,年轻貌美,身强力壮的……”

    时远一把把她打横抱起,坏笑道:“身强体壮……老婆,我看你现在别吃饭了,吃我吧……”

    不顾文卉挣扎,他抱着美人就往卧室走,走到一半又停下,拧眉问文卉:“不对!你老板才三十来岁,他老婆肯定也年轻,大舅子怎么就五十多了!”

    文卉捏着他的鼻子:“大舅子在家排行老大,老板娘排行老四,相差十多二十岁,这有什么稀奇的,再说了,有钱人家不都喜欢这样生么?”

    时远这才点点头继续走:“走,咱们也去生一个!”

    文卉挣扎着:“不要啦,我才不要这个时候怀宝宝!”

    激战过后,时远休息了片刻就去厨房给文卉热饭,文卉洗澡出来,饭菜刚端上桌。

    文卉不开心的憋着嘴:“这个时候吃饭,胖死我得了。”

    时远挤眉弄眼:“老婆刚才累着了,补充下体力,减肥的事,明天再说!”

    他拉开椅子把文卉按坐下来:“吃好了叫我,我去把床收拾一下。”

    文卉脸上浮起笑意。

    时远对她太体贴了,两人虽然异地了好几年,聚少离多,但感情一点没受影响。而且在家时远从来不会要求她做这做那,哪怕半夜因为公事要出门他也会陪她起来送她上车。没有一点怨言。

    她在外为陆临安跑前跑后,回到家可以就往那儿一摊,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她愿意,时远甚至可以把饭喂进她嘴里,她只管嚼就行。

    文卉朝卧室喊了一声:“老公!”

    时远探出头:“怎么了老婆,要什么我帮你拿?”

    文卉:“我爱你!”

    时远一愣,小跑过来,掰着她的头亲吻了一会,然后替她擦了流出来的口水:“我也爱你,快吃饭,你今天累了,吃了咱休息。”

    文卉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就够了。父母身体健康,老板待她宽容大方,爱人温柔体贴。

    虽然自己和很多上班族一样还是要存首付背房贷,但,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努力,这就够了。

    睡觉的时候文卉掏出手机,登录了一个账号。

    她其实是知道江渔的信息的。

    她俩之前一起玩手游,她用小号加过江渔,那个小号没有任何动态记录,估计江渔都忘了,所以没有把那个账号拉黑,也没有对它屏蔽动态,让文卉现在还能窥见她的动向。

    她知道江渔去了XZ,前不久开始在朋友圈发一些沿途美景,到最近的时候,开始有她的一些照片。

    照片上的江渔,笑得开怀自在,显然心情不错,和之前几个月的阴郁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文卉不免唏嘘,江渔现在逍遥自在,陆临安却快要为她抑郁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陆临安的报应,临头了。

    江渔早就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她不能再陷入陆临安的泥沼里,更何况,陆临安现在已经有了家室。

    文卉觉得自己这些年“助纣为虐”,才让江渔有了之前的难堪境地,所以这一次她面对陆临安的询问,选择了说:不知道。

    ————

    江渔离职后回了s市,和乔依聚了一下然后回了西南小城的老家,她给父母坦言了自己已经离职的事以后,从老家出发去了XZ,然后XJ,然后搭飞机去了三亚。

    大山,大草原,大沙漠,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