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的军队冲杀在一起。

按理来说,秦国一方,没有骑兵,是很难与异族的军队抗衡。

但是为了赢得此战,嬴渊准备了很多长戟与斩马刀。

双方军队对冲在一起的那一刻,先是秦国军队的数千名士兵担当肉盾,以长戟与斩马刀的优势,眨眼之间,便将异族的大量骑兵斩落马下。

这还只是开始。

当双方真正冲击在一起的时候,秦军没有骑兵优势的短板便显露出来了。

纵然天寒地冻,不宜骑兵作战,但是在这座被冰冻住的湖面上,短期内,骑兵还是可以发挥出巨大作用。

这个结果,是嬴渊始料不及的。

他来到后方之后,一直在注意着此战。

异族很熟悉这里的地理环境,很清楚,在冰天雪地里用骑兵作战,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

比如裹住马蹄的防滑棉布,以及直线冲击的作战方式。

尽管如此,也是无法避免的,出现了从马背上跌倒在地的现象。

嬴庆正站在自己的父王身旁,他紧皱眉头,面露哀愁道:“父王,再这样下去,只怕会对我军不利。”

方才,他已经见识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的无畏,心中已经油然而生钦佩之意。

毕竟,在两军阵前,还能那般淡然的饮茶以及谈笑风生,需要具有极高的心理素质,显然这并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就冲这一点,就值得令人钦佩。

“要起风了。”

嬴渊抬头看向仍然飘着鹅毛大雪的苍穹,喃喃一声。

嬴庆更加感到疑惑。

确实是要起风了,可是这跟眼前的战争有什么关系?

紧接着,不到片刻的功夫,果然刮起了大风。

将堆积在湖面上的大雪都给吹散了,裸露出来整块冰面。

异族的战马开始无法正常矗立了。

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有数百人跌落马下,死伤者估计已达百余位。

“父王,您早就判断出,今日会起风?”

嬴庆瞪大了双眼,一脸困惑,感到了不可思议。

冰面裸露出来以后,不少的异族骑兵将领,都感到了寸步难行。

李通牢牢握紧手中的长枪,正严阵以待着,他缓缓开口道:“王爷之所以要执意请蚩单喝茶,估计就是在拖延时间,想要等这场风来吧?”

在一统天下之前,嬴渊便清晰意识到了自己的短板,那就是无法清晰判断最近几日的天时情况。

为了弥补这一块短板,他做了大量的工作以及学习,终于在今日,有了可以施展的地方。

“你可还记得元乾?”

嬴渊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

闻声,李通点了点头,道:“自然是记得,那是我们的老对手了。在北疆大战之时,末将曾与其兵刃相见,在兵家杀伐之术上,此人不弱末将。”

“他已经迈进战场了,杀了他。”

嬴渊一声令下。

李通当即抱拳,而后冲向战场,没有丝毫的犹豫。

纵然明知对方骑着战马,他也无任何畏惧。

或许嬴庆并不了解,在他们这些南征北战多年的老将眼中,嬴渊的军令,从某些意义上来讲,比圣旨还要管用。

“父王,孩儿也去了。”

嬴庆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