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琦手脚冰凉,仿佛整个人都泡在冷水里。

阿玫和赵媛媛后知后觉,等她们发现赫连琦不对时,她已经穿越众人,走到沈老夫人面前。

赵媛媛二人看得心头一紧,赶紧上前,握住赫连琦的手,想拉她回去。

千万别冲动啊,这种场合绝对不能出丑的!

有什么事情私下里解决,陆细辛一个没权没势连陆家都不管她的孤女而已,有都是法子收拾。

似乎察觉到二人的担心,赫连琦转眸对着二人笑了一下,示意自己没事。

她不是冲动之人,更不做没把握之事。

见此,赵媛媛二人松了口气,她们几人中,赫连琦最不爱说话,但心中却最有成算。

“儿媳妇?”赫连琦瞪着圆圆的杏眼,震惊地望着陆细辛,“你不是言无声的女朋友么?”

话音一落,沈老夫人眉心顿时一蹙。

沈七婶更是紧张地上前,忍不住扯上赫连琦,低声:“你胡说什么,陆小姐是我们沈家的儿媳妇,跟言无声有什么关系。”

赫连琦一脸委屈,神色中还带着一丝茫然:“我没胡说啊,我明明看见陆细辛坐言无声的车的。”

阿玫和赵媛媛对视一眼,顿时明白赫连琦的打算。

她是想败坏陆细辛的名声,本来出身就有问题,靠着一张脸和沈嘉曜的喜爱,才勉强得到沈老夫人的承认。

若是这时爆出她跟其他人不清不白,沈老夫人肯定会震怒的。

赵媛媛反应快,立刻走到赫连琦跟前,抱着她的手臂,重重点头:“我也看见了,听说陆细辛的助理都会言无声给找的。”

“太过分了!”沈七婶暴怒,若不是顾忌着仪态,肯定要把手中的杯子甩出去。

沈溪钰也跑到沈七婶跟前,同仇敌忾:“就是,太过分了!”

赵媛媛和赫连琦对视一眼,心道,好戏来了。

陆细辛肯定会被撵出去的!

沈溪钰就是个小炮仗,脾气跟爆炭一样,她可不管什么场合,只要让她不爽,当即就要怼回去。

这今天,陆细辛注定要出丑了!

就是不知道,她是被骂还是被打?

赫连琦目光紧紧跟着沈溪钰,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今天的晚宴,她一直都在憋气,如今终于能痛痛快快舒爽一回。

沈溪钰果然没让赫连琦失望,虽然没有摔杯子,但是却丢了一颗点心,气得双眼泛红。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她用力跺脚。

赫连琦神色愉悦。

沈溪钰手腕开始哆嗦,恨声:“言无声太过分了!”

赫连琦嘴角上扬,等待沈溪钰接下来怒骂陆细辛。

然而,沈溪钰的下一句话却是:“陆细辛是我嫂子,言无声怎么能抢我嫂子呢?”

赫连琦上扬的嘴角就这样僵住。

她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怎么回事?是不是她听错了。

赵媛媛也傻乎乎望着沈溪钰,怀疑死自己听错了。

就在这时,沈七婶恨恨出声:“就是,言无声太不道德了,细辛小姐明明是我们沈家的少夫人,他怎么能献殷勤呢,过分!”

原本赵老夫人还有一丝丝担心陆细辛,虽然她不喜欢陆细辛,但毕竟是自己的外孙女,在这样的场合被人嫌弃怒骂,实在是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