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 66 章

    最近裴然在网上有点“火”。

    各种剪辑的小视频和直播, 让不少人认识了他这个有趣的富一代小老板。

    有钱有颜有智商,又有运气和良心。

    这么多元素堆在一起,就是想让人不喜欢都很难。

    裴然那个社交账号每天都在涨粉。

    看到这一切, 可把有些人的眼珠子都看红了。

    虽说他们不是明星,涨粉对他们来说,实际的作用并没有那么大。

    但是好歹这能满足不少人的虚荣心啊。

    拿出去也是个谈资不是。

    江瀚失业, 创业未果, 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吃喝玩乐, 外加从各个渠道窥视裴然这个前哥们的生活。

    他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认识裴然了。

    以前的裴然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裴然”其实是个不爱出风头的人, 心思也比较细腻。

    看他中了八百万, 从来就没有得意过。

    拿了钱,他也从来不乱花,反而拿去创业,搞起了一个公司。

    公司有起色后,手头的钱变得更多了,也没见他变得有哪里不一样,还是那个样子。

    有时候他都觉得裴然这人有些傻气。

    有钱了,不吃不喝不花,就攒着。

    倒是他爸妈花他的钱, 如流水似的。

    偶尔也跟自己吐槽过几次, 但是也不见他怎么制止。

    这脾气,他都不知道要说他什么。

    江瀚一直觉得,自己和裴然的差距, 也就是一点运气。

    他绝对比对方聪明。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聪明如他, 离了裴然之后, 这日子竟然越过越糟。

    想象中的创业, 也和实际情况出入甚远。

    他不是没有动过心思,把裴氏的人给拉出来,自己单干。

    反正这一行里该有的人脉,他也都不缺。

    他相信自己能干得好。

    但是那些人就跟傻子似的,他开了更高的工资,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跟着他一起出来。

    上班不为了钱,难道还真都是为了梦想?

    可是无论如何,人家不跟着他江瀚走,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总不能拿刀架在人家脖子上,让人跟着他走吧。

    那是绑架。

    作为社会闲散人士,江瀚在家待得越久,这心情是越不好。

    心情越不好,看裴然就越生恨。

    家里房子之类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律师三天两头地上门。

    虽然说房产的事情他也不怕,名字已经是写了他的,只要他不同意,裴然想要回去,那基本上是不可能。

    但是律师不管这些,他也不拿这个说事,只是来协商当初那中奖的八百万,不止如此,还逢人就说。

    那是律师吗?

    那就是个流氓、混混!

    他就算报警了也没用,人家一不骂人,二不打人,只是公事公办,来协商。

    江瀚他爸妈现在每天都苦一张脸,看到江瀚就要唠叨几句,让他去找裴然道歉。

    他道什么歉!

    他又做错什么事了,是裴然突然对着他翻脸。

    那是他的问题吗?

    那是裴然的问题好吗!

    江瀚也不是没有想过和裴然修好。

    但是,现在的裴然根本不理会他,他就是做再多也没有用。

    唯一裴家那另外的三口人,江瀚还能与他们说得上话。

    裴禹才和于美这对夫妻是属于完全不长记性的类型。

    和他冷淡了一阵之后,回头伤疤还没好,就已经忘了疼了。

    隔了没几天,就喊他去家里拿水果吃。

    于美买了一堆的进口水果,贵,但是好吃,亲儿子不理她,她就想到了干儿子。

    江瀚去了,这两人态度也和以前一样。

    前阵子的事情,他们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

    江瀚在裴然那边实在没有下手的地方,转念一想,就又和裴禹才夫妻走动了起来。

    江瀚在裴家进出是特别习惯的,明知道裴然不在,他还故意四下里张望了一会儿,才问:“裴然最近没回家吗?我看他都不在。”

    一说到大儿子,裴禹才和于美心里的气,比对江瀚的还要大。

    “谁知道他啊,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硬是要住在外面,还要和我们断绝关系,这不就连家也不回了!”

    说起来就来气。

    要不是还知道给父母钱花,他们非冲去把那个不孝子打一顿。

    于美听到话题转到儿子身上,也跟着说:“就是啊,江瀚啊,干妈问你,你知不知道裴然他是不是在外面谈对象了?”

    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