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接触零距离

    我难得的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当时的我还会因为自己名字与同族格格不入而沮丧, 为了让我打起精神,老爹花了不少心力,其中最常用的办法, 就是抱着我和我讲他与妈妈的故事。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也渐渐地明白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作为单亲家庭,却因为有一个时时刻刻炫老婆的老爹, 导致在我的成长轨迹中, 妈妈的存在从没有缺席。

    记忆中的那个冬天, 雪下得很厚,老爹的怀抱和院子里燃烧的篝火一样暖烘烘,和满目银装素裹一同留在记忆里的, 还有无处不在的凌冽梅香。

    “桃桃,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不是自己, 一定不要忘记自己的名字。”

    “名字, ”小小桃发丝落满雪与梅,仿佛不知寒冷:“momo?”

    “别忘记加上姓啊,”独臂的男人将手覆盖在其上,眼睛却看向虚空,“你的名是借来的, 妈妈将与她联系最深的名字系在你身上, 才有了我们的桃桃, 往后,如果……迷路了, 你的名字会带你找到方向。”

    “嗯……”

    “听不懂没关系, 这些话不是说给现在的你听的。”

    那时的老爹眉目要比我的记忆年轻许多, 一身未曾收敛的骄傲不比我见过的族里几个天才低, 他笑着拨乱了手中的发丝,雪与花瓣扑簌簌地落地,白雪被火融化成水滴,花瓣却在热气蒸腾下旋转起舞。

    小小桃已经撑不住困倦睡了过去,整个白色的天地,只有坐在无声落雪的树下看花开的青年宇智波——

    他的视线隔着时间与空间,与我交汇。

    “记住了么?桃桃。”

    ——————!

    震颤,崩裂,重组,凝聚。

    “我”在浮游虚空中下沉,“我”跌落在了土地上,“我”被吸力拉扯上浮,“我”被谁用力拉起。

    无数形形色色的武士刀与我擦肩而过,雪亮的刀面印出众生百态,我似乎看到了两振熟悉的刀相撞,血液与仇恨自火花滋生,又被愤怒点燃。

    一振刀面暗下,一振则染上了血色,曾经关联过的共鸣让我产生了极端的割裂,下一秒,千手柱间的声音破开万物,将我从肝胆俱裂的哀恸中抽离:

    “——███桃!”

    胸口压抑的气体在这一声中突破梗阻的气道,意识破开水面,我终于找到了手脚的存在,竭力将紧闭的双眼睁开的一瞬间,我不由地大口喘气:“咳、咳咳咳……”

    逐渐亮起的视野里,是浑身散发着可怕气场的千手柱间与被气场挤到一边的又旅。

    “……柱、间,”我压下喉咙犯上血腥之气,嘶哑着声音,趁着共鸣带来的瞬时记忆没有消失,用力回扣住他肌肉紧绷的手臂:“出事了——”

    到现在为止,我也就共鸣过两振刀,第一次,是为了躲避宇智波泉奈的南贺川一刀,第二次,是和千手扉间的初次交锋。

    不知地点和时间,但可以确定的是,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绝对撞上了,还是在这个紧张的时间点,双方必然会爆发冲突,累年的仇恨与紧张的局势下,两个性格完全对立的人必然会全力以赴,这意味着……伤亡不可避免。

    “抓稳。”千手柱间什么也没问,伸手将我的脑袋按在怀里,接着就是失重感和极速赶路才会产生的对抗气流,“你还能坚持么?”

    左耳贴着的胸膛传来沉稳的心跳,另一侧鼓噪的风声被这人用一只手挡住,我暂时无法出声,只能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他的声音通过胸腔的共振传进鼓膜:“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再次用力地点头。

    我没问他需要什么帮助,就好比他没有问我出了什么事。

    双方似是达成了一个无声的默契,这份默契以前也有短暂出现过,只是这次,在紧迫的时间面前,它的存在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努力平息因为惊醒而急促混乱的呼吸。

    千手柱间尚未出口的帮助内容无非两种,其中一个,幸运地我们及时赶上,一切还没有发生,我负责释放大范围、视觉效果强的鬼道分割战场,另一个可能,不幸的双方已经出现伤亡,那我就需要沟通在场的亡灵……这也是最棘手的情况。

    我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宇智波和千手的对上,会导致三年的和平尝试付之一炬,无论是千手扉间,还是宇智波泉奈中的一人出事,两族的关系势必会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我又想起了那一阵突兀而毫无缘由的哀恸,内心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呼啸的风声突然停下了。

    千手柱间却没有把我放下,隔着一层布甲,我敏锐地感觉到了他身上肌肉的变化——骤然的放松,没过多久后,就是如同缓慢拉满、且即将崩断的弓一般压抑到极致的紧绷。

    我感觉到他按在我耳侧的手僵硬而竭力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