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

    结束采访、下班离开摄影师的视线后, 水无怜奈立刻坐到自己的车里,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嘟、嘟、嘟”地响了几声之后,电话被挂断了。

    水无怜奈表情毫无波动, 点下了重拨。

    这一次,过了许久之后,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有事?”

    “波本, ”水无怜奈冷冷地说, “白兰地是不是认出我了?”

    “……”电话对面顿时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 波本慢慢地回答:“这件事倒是很难说……”

    “他看到我之后故意那样说话,明显就是认出我了吧,不然正常人怎么会在被采访时作出这种表现, 难不成是他脑子有问题?”

    水无怜奈垂下眼, 淡淡地说:“组织高层的脑子有问题,谁会相信?”

    “……”

    对面仍然没有说话, 只有细微的呼吸声。

    水无怜奈也不在乎对面的反应, 自顾自道:“因为白兰地不认识我,朗姆才让我过来帮你给他找麻烦,还截掉了我给电视台发的辞职信。”

    “本来我就觉得这样太浪费组织的人力了,但反正也没我说话的份。现在看来,白兰地根本不像朗姆想的那样, 他在组织里的权限恐怕高到我这种没见过面的人他都认识。”

    “既然这样, 那接下来就不关我的事了。”说了一通之后, 水无怜奈做出了决定。

    ”我的时间是用来完成组织任务的,而不是做这种无意义的内斗。”

    “滴——”

    电话挂断了。

    波洛咖啡厅的厨房里, 安室透拿着手机陷入沉默。

    织田作之助从门外探进头来:“安室君, 你讲完电话了吗?又有客人点餐了。”

    “来了!”

    安室透把专门用于和组织联络的手机放进衣服深处, 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

    白兰地仍然一语不发地坐在窗户旁边, 乍一看完全是个安静的美少年。

    但是安室透回想起今天他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就忍不住额角跳动。

    从大早上白兰地对着自己和织田作之助说出那句奇怪的话,安室透就敏锐地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秒的事情发生了。

    果然——

    这个家伙的脑子好像忽然坏掉了,犹如变成了一台关键词检索自动抬杠机器,随时都可能对路过的无辜人士一通输出(?)。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无妨,安室透只需要看好白兰地,注意不让他去外面走丢就好了。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现在这个本就不妙的境地雪上加霜——

    昨天,被白兰地发现身份的怪盗基德同样脑子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突然在大晚上帮波洛咖啡厅做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

    即使安室透在晚上已经看到了网络上的风暴,但因为第二天是工作日,导致他对客流量的猜想有所偏差。

    没想到的是,基德的粉丝如此热情,一大早就挤爆(?)了咖啡厅。

    于是安室透的工作就变成了一边应付客人,一边防止名义上是自己上司的人对客人说出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整整一个上午,他仿佛是幼儿园里同时带一百个小朋友的老师,忙得焦头烂额。

    但是同时,他也发现了——

    白兰地只会对他人的问句做出反应。

    对方的这种行为跟他一开始见到白兰地时看到的很相似,只是那时白兰地并不会说出太离谱的话,举止也很正常。

    而今天的白兰地,看起来很像……

    安室透表面上面色正常地给客人点单,心里思索着该用什么词去形容自己的店主。

    在看到一名客人对着手机的智能助理说话时,安室透恍然大悟——

    原来,他是觉得白兰地像siri!

    那种截取问句中关键词进行回答,不看上下文的说话方式,简直跟siri一模一样。

    留意到这一点之后,安室透再看店主,就觉得对方的一切发言都顺理成章。

    基尔的出现是他的意料之外,没想到朗姆为了给白兰地找麻烦竟然派了这么多人 。

    而他如今听见基尔猜测白兰地行为有深意的话,不禁想到自己以前的心理活动,有点默然无语。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白兰地,安室透的确会认为对方深不可测。

    但是现在……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直懒洋洋趴在旁边吃安室透上供的甜品的、悄无声息出现的黑猫又消失了。

    而波洛咖啡厅接待的客人随着天色的黑沉也渐渐变少,到了打烊的时间,店内一个客人已经走得一个都不剩。

    织田作之助拿起咖啡厅的钥匙,正要锁门,却看到安室透没有出门的意思,不由得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