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水稻套作

    在官田里的秧苗都插完后, 林立文对那十名农家好手交待了一番,便又开始如在吉州一般,对牧州辖下的十个县城逐一巡查起来。

    最开始巡查的时候, 林立文都是选较近的一些县城,之后再以牧州府城为中心逐一往外扩散。

    今日他走的这个县城叫南县,体感温度比之牧州府城来得还要温暖舒适些。

    因为按照林立文的吩咐, 官田里所种植的是另外处理过的稻种, 故秧苗的生长周期略快了些, 已然插秧完毕。然而眼下南县老百姓水田里的秧苗, 此刻才刚长成。

    于是巡查的这一路上, 两人便随处可见骑着秧马在秧田里忙碌着的老百姓的身影。

    “大郎,这是何树?你怎的看了那么久?”坐在马车上的林老二问道。

    林立文便回答道:“二叔,我瞧着这树有点像我曾看到过的书籍上所记载的黄皮子树。”

    两人说话间,也惊动了屋门前载种果树的屋主人。

    只见从屋内走出来一老者,半是疑惑半是不安的看着林立文与林老二。

    一则是因为他们是陌生人,二则便是停在自家屋门口的马车。

    如果说牛是因为作为古代农作主要畜力而受到朝廷保护的话,那么马便是因为其脚程与耐力等,能适用于战场导致其价格很是昂贵,故普通老百姓根本就买不起。

    想当初林立文都还是得了永兴帝与太后的嘉奖后, 拿着赏钱才买来的第一匹马车。

    所以马在这个年代, 它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林立文坐马车倒不是为了显摆,而是眼下正值农忙期间。那五十亩试验田是插秧完毕了,可屯田司还有别的官田需要耕种, 因此牛最近都不得闲。

    当然林立文若是需要, 牧州屯田司肯定会跟吉州那边一样给他安排的。可这次过来, 他们本就有带来两辆马车, 也就没必要再去征用屯田司的牛车了。

    再者马的脚程快过牛许多, 像之前去往距离牧州府城一些不大远的县城巡查,林立文还能做到当日去当日回。

    便是如今稍微远一些的县城,也不过是隔上一日而已。且夜宿的地方也很是安全,只要算好时间,林立文与林老二都能入住当地县城的驿站。

    “老伯,我等是从别的地方来的,还未曾见过黄皮子树的真实模样,故才停下马车多看了会。”瞧出老者神情的林立文一边解释一边又询问:“也想请问一下,此树在当地种植多否?一般几月成熟?味道如何?”

    在林立文问完后,老者虽还带着几分紧张,但到底还是回答了:“这树我们这里多着呢!大概六七月份成熟,味道还挺好的,酸酸甜甜的。”

    “多谢老伯替我解惑了。”林立文笑着道谢。

    这一道谢,老者便忙摆手表示不敢。

    林立文也知晓老者对自己的紧张与些许不安,在跟老者道别后便赶紧坐回了马车里,让林老二赶紧驾车继续前行:“二叔,咱们下次出门还是坐牛车吧。”

    马车对老百姓的影响太大,弄得林立文连问话都不好问了。

    但眼下已经行走到南县,再继续往南边走的话,便是林立泽之前说过的那个同窗好友的家乡,也是整个牧州最南边的一个县城江县。

    林立文最初的想法便是将这两个县城一并考察完再返回去的,因此他们眼下还得继续前行。

    又因为巡查需要走走停停的,于是等林立文与林老二他们到达江县时,天色已经不早了。

    林立文便道:“二叔,我们去驿站休息吧。”

    这便也是在古代做官的一个好处了,朝廷在每一个县城都有设置驿站。可给官员们提供免费的住宿,吃饭,还有帮忙传递讯息等。

    只是有一点,既是免费提供的,那么所住驿站的条件和吃食就别奢望能有多好。

    好在林立文与林老二都不算那种很讲究的人,毕竟以前的林家家中不也是连饭都吃不饱。而且之前在吉州巡查各县城气候的时候,那条件比起现在来是更差了。

    此刻,江县驿站里,林立文与林老二吃的便是此次出门前,林杨氏与钱秀秀给他们准备的饼子。味道肯定是不如现做的好吃,但因为是纯白面做的,便是凉了味道也还行。

    吃完饼子后,林立文并没有直接睡觉。而是在驿站里要来了清水,磨了点墨汁出来。他再拿出随身携带的竹笔沾了沾,将南县有生产黄皮果树的特点写在了一本手缝本上。

    天气这个东西,是不可能每一年的同一个时期都一个样的。因此林立文判断当地的气候,从来不是看他巡查时的天气温度等。而是根据当地一些对气候有明显要求的树木,来做初步的判断。

    就好比黄皮子树。

    黄皮子树也叫黄皮果树,这树有一个特点,属于周年常绿的果树。因此种植起来对温度的要求会比较高,因为它的整个生长周期的耐寒能力都不强。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