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郑辞有点恍惚,刚刚还恨不得把自己掐死在这房间里的人怎么就忽然成盟友了?

这走向有点魔幻啊。

还是说,这个人,其实有精神分裂症?

“我说我是你盟友,我的目的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严贽冷静的撇了郑辞一眼,郑辞依旧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里,显然是不相信,“不相信?”

“我看起来像个智障么?除非你有病,天天盼着别人来杀了你夺了你的权,否则你一个星际海盗团头头,会和联盟联手?”郑辞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框,要笑不笑地看着严贽。

“说实话,我不是联盟的人,我的确是有病才会和联盟联手,毕竟我只是目的相同,而且我看上的不是联盟,是你。”

郑辞觉得自己是在听一个疯子说胡话,而且到现在他也没说过,这个所谓的相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妈是联盟下属二星系总务,一次外派任务中,在五星系兰斯洛特团的战火下牺牲了,我其实是来卧底报仇的。”

严贽慢慢地吐露出他来到五星系的目的,话语好像在波澜不惊的湖面上方,吹过了一阵风,从平静到涟漪初现再到平静。

郑辞更不相信了,严贽是他妈捡回来的不成,怎么就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地,仿佛新闻播报一般地说这件事,但若是感情的确浅薄于此,也不会亲自涉险报仇了。

更何况,他可没见过,能卧底在敌营里五年不暴露反而成了头目的人。

估计这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

严贽不明白为什么郑辞还不相信他呢,他说了这么多了,理由都说的明明白白,怎么就不能达成共识呢?

他也没想到,他就是跟在老大身后,想伺机杀了他报仇然后就回家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能内讧到没有比他更高资历的人能来接手这个海盗团了。

至于他为什么没直接走人,是因为他接受兰斯洛特团之后,接收到了一条来自整个联盟最北端星球的通信讯息,要他彻查团内卧底。

还附了一条说明,想知道我的身份,就去上任首领的西弥斯里查吧。

五星系星际海盗团的历届首领的西弥斯,在首领死后都会被移到单独的计算机上存档,以备不时之需,严贽查了西弥斯才知道,这个在五星系上的神秘人,才是兰斯洛特团的真正领导头目。

严贽把这些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郑辞,甚至让思召给郑辞看他的通信记录,郑辞才勉强相信了他。

严贽之所以如此相信郑辞,是因为他发现郑辞与联盟的通信之间的通讯通道是开放非加密的,这意味着倘若兰斯洛特团要查郑辞,郑辞难逃这一劫。

联盟是把他派来送死的,他们想接兰斯洛特团的手除掉郑辞。

想除掉他的原因,也无非是认为郑辞和他们不是一条心了。

看刚刚郑辞的反应,倒不像是早就背叛联盟,反而还挺相信联盟那帮狗东西的。

只是联盟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

“实话告诉你吧,”严贽叹了口气,“你的联讯通道都是非加密的。”

严贽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宁死不屈的小可怜儿,实在是不想帮联盟那帮老流氓说话。

严贽是不明白联盟为什么要除掉郑辞,好好一个美人儿,放在联盟当吉祥物都行啊。

实在是暴殄天物。

“什么意思?”

郑辞怎么听不出来严贽什么意思,没有加密,这算什么卧底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