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钟瑟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也不知道是谁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再也不该英文名了。

说不定下次就是不知道什么名字了,就因为嫌中文名字笔画多写英文名,结果过了几天又改了英文名,不知道惹了多少事,钟瑟都记不清自己给他擦了多少次屁股了。

不过很快就见不到了,希望古地球时期谚语“远香近臭”还能应验。

郑辞签完保密协议,直起身子,对钟瑟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为了《平等宣言》!”

随后他把手放下,绕到办公桌后面,抱了一下钟瑟,“五年后见。”

郑辞转身出去了。

钟瑟看着压在钢笔下面的郑辞的签名,和笔尖指向的一行印刷体小字:“卧底期间,卧底人员人身安全联盟不予保障”。

钟瑟拿起笔,用笔尾在郑辞的名字上轻轻点着,“为了《平等宣言》。”

三天后。

郑辞在机甲驾驶座上深呼吸几下,对裁云说,“准备三次跃迁,跃迁点五星系首都星戴蒙星。”

在联盟成立400周年时,联盟新宪法规定联盟每位成年合法公民都需安装联盟科研部研发的精神层系统,该系统连接公安部,在恶性伤人事件后公安部门会在取得公民授权后,根据公民自主开放的部分调查案件。

该系统被它的主要研发者,联盟科研部部长景睿楠博士命名为“西弥斯”。

同时西弥斯会根据公民自身的精神力,系统会自动分配人工智能来控制机甲和星舰以及担任管家的身份。

郑辞分配到的人工智能,名字就叫做“裁云”。

据说这是古地球时期亚洲地区最大国中国古代名剑之一,郑辞能被分到裁云一是因为他出身军部,另一部分估计是因为他是亚裔。

当初人类逃离太阳系时,亚洲人口数量占古地球七大洲分数最大,因此最后存活下来的人也最多,整个联盟亚裔人口占了总人口的五分之三。

所以说全联盟公民都会有两种语言形式的姓名,一种是影响大半个亚洲的中文,另一个就是整个联盟的通用语言英语。

裁云倒是没有英文名,可能是因为郑辞本人是个起名废吧。

裁云虽然是全联盟有名的AI,但是他在某些方面也让人不想被分配到他,因此当初郑辞作为一个中校就被分到了联盟“名剑”也没受到争议。

其中一个方面就是自主意识过于突出,让人觉得难以管教。

其实就是话唠。

“郑辞,你不能连续跃迁了,你刚刚已经打过一只肌肉松弛剂了,再打会影响呼吸肌收缩从而……”

“闭嘴。”郑辞无奈的叹了口气,别人西弥斯给分配的AI都要多听话有多听话,一天天一口一个“先生”,“太太”之类的称呼不亦乐乎,就给他分配的这个天天直呼他大名。

“不行,郑辞,西弥斯规定我有权在危及到主人生命财产安全时违抗主人命令,我建议你甚至不要再次跃迁,换乘星舰霍曼转移至五星系。”裁云收起了平时没个正形的状态,一板一眼的和郑辞说。

郑辞也不着急,联盟给的规定是在半个月内去往五星系最大的星际海盗组织兰斯洛特团,本来是打算早点出发错开旅游胜地四星系的出行旺季,不过错不开也没关系,反正去旅游的也想错开高峰期,已经堵在一起了。

郑辞下了机甲,走出了四星系跃迁点空间站。

远处在一架星舰旁靠着一个年轻人,一袭黑色西装外套了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