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辞坐在严贽对面,对严贽说:“严先生,您是五星系星际海盗团的吧?”

严贽倒是很惊讶,他发现郑裕看见了兰斯洛特团的团徽,但没想到他能这么坦率的说出来。

严贽把后背向后倒在星舰的靠背上,“是啊,郑先生后悔上来了吧。”

郑辞看着严贽低头摆弄自己的手套,修长的手指穿梭在黑色的布料之间,被绑起来的头发垂在肩膀上,下颌骨清晰饱满,他觉得这个审美惊人的反联盟组织这辈子的审美都用在招面前这位严慕先生身上了。

“不,我这次本来就是和你们团合作的,五星系政府不过是一个挂名政府,说不定现在星系总务办公室里都没人。”

郑辞清了清嗓子,“所以现在五星系的管理权都在最大的星际海盗团——兰斯洛特团手里,谈合作当然要找有实权的人,不然什么利润都是空头支票。”

严贽听到这里皱了一下眉头,又很快恢复正常,这个叫郑裕的人一副“我就是来谈项目”的公关表情,但是个正常的人类,都知道这都是瞎扯,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来参加这个面临生命危险的夏令营。

但现在,面前这个人带着明确的目的,就是去兰斯洛特团的,这就有点可疑了。

严贽觉得还是先探探底再做打算,“那既然是要谈合作,那你应该找我们首领,等我们登陆塞锦星,你们可以慢慢谈。”

郑辞点了点头,“好。”

首领?兰斯洛特团首领不是姓严吗?难道联盟那边的信息是错误的,还是说这个严慕是兰斯洛特团的少首领?

郑辞悄悄在精神层让裁云给联盟发讯息确认情报来源。

情报无误。

联盟那边确认后郑辞也没什么问题了,左右也没什么事可以做,不如和对面这位朋友聊聊天。

严贽觉得该后悔的是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同意把郑辞放上来。

美色误国。

作为一名资深颜控,严贽在四星系谈军火生意没谈妥窝了一肚子火,这时候最需要的消遣方式就是看看美人,巧的是正好有位帅哥来问你能不能搭星舰,换你答应不答应。

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能想到好好一个帅哥,可惜张了嘴。

这一路上就没停过嘴。

“严先生您家里几口人啊?令慈多大年纪了?”郑辞说完自己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裁云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愿意查人户口呢。

几小时前。

“裁云,一会儿我要和对面这个疑似兰斯洛特团首领的人对话,你想办法提问,问题之间最好联系密一些,我要套出他的背景,”郑辞一脸严肃地在精神层给裁云下命令,“再说,我也想让别人感受一下联盟名剑的语言艺术。”

裁云要是在实体状态,大概会一脸黑线的看着他这个智商和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的主人。

当事人表示很后悔。

不过总算是到了关键点了,前面的问题虽然也有点用,但还是以引出这几个问题为主。

严慕,到底兰斯洛特团的什么位置的成员。

“郑先生,你是想和我结婚吗?虽然你的颜值我很欣赏,但是没有情感基础会很影响婚后生活的。”

严贽就想问问对面是不是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郑辞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说人工智能就是人工智能,他不是人。

虽然也不是东西。

各种意义上的。

“是我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