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了,严先生,按照古地球时期的说法,相见就是缘分,交个朋友吧。”郑辞觉得自己很努力的在挽回自己的形象。

然而在严贽眼里这就是个精神分裂,“见到面虽然不一定有什么意义,但是交个朋友就不一定了。”

“既然是朋友了,就别这么客气了,叫我严慕就可以了。”

严贽看着郑辞,深入交流大概能采取更多的信息。

驾驶舱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中等身材,相貌平平的年轻男性,放在人群里瞬间就会消失不见。

“少爷,已成功登陆五星系首都星塞锦星,团里的人已经来接我们了。”

严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西弥斯这么喜欢角色扮演,昨天他还是老爷,今天就又成少爷了。

郑辞倒是发现了这个称呼方式的不同,一般情况下,下属称上级为少爷的,都应曾隶属该上级的父辈,那这个严贽,就应该是兰斯洛特团的少东家了。

“我知道了,你可以收回实体了,”严贽转头,“郑先生,刚刚那个是我的西弥斯,你可以叫他思召。”

“郑裕,这次应该记住了吧。”郑辞表面很贴心的又说了一遍名字。

他严重怀疑对面这位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了。

不过,思召,这也是联盟内部成员才应该有的西弥斯,之前郑辞在查裁云在联盟内部的排名时,看到在裁云下两行的名字—思召。

那严慕,到底是不是兰斯洛特团的人。

“那咱们出去吧,我带你去见我们的首领谈谈五星系夏令营的项目。”

严慕每次提到这个什么五星系夏令营,他都想让郑裕去看看脑子。

郑辞倒是脸不红心不跳,因为他已经忘了他刚刚说过他去五星系的目的了,反正都是编的,编什么不是编。

郑辞觉得自己真是太敬业了,为了打入兰斯洛特团,不管这个理由有多扯,能达成目的就是好理由。

”辛苦了。”郑辞还是要谢谢这位为他着想的朋友,为销毁他所隶属的兰斯洛特团出了不可磨灭的一份力。

“不客气。”

“那就祝你项目谈的顺利,”严贽说完披上了大衣,“要是不顺利也没办法。”

你走的倒是很顺利。

“首领。”

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单膝跪在地上,在五星系空间站里显得格外醒目。

严贽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

严贽听见他们叫首领,也迅速转身颔首,然而半天都没人出声,抬头就只看见郑辞一脸想笑又出于礼貌憋着的脸。

严贽觉得自己起码三个小时内没法和郑辞正常交流了。

太丢人了。

“真是有意思啊,你们最好告诉我今天是愚人节。”严贽转身,舔了舔后槽牙,他不方便因为这么一件没有伤亡的事教育首领的下属,但这么兴师动众的在联盟的地盘上制造动静,要不要给点教训,还是他说了算。

其中一个人开口了,“首领,我们叫的是你。”

严贽一把揪住他的领子,直接拽了起来,“你知道就凭你这句话我就能杀了你么?”

“小三哥,”在严贽手底下的人挣扎着开口,“首领已经走了,现在咱们团的首领就是你。”

郑辞听到这句话心里暗喜,头目交替,正好是歼灭这个星际海盗团的好机会。

严贽手一松,把手里揪着的人扔到地上,甩甩手,“说清楚。”

看见下属在偷瞄自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