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阁 > 都市言情 > 一夜情深:容少宠妻请克制 > 第375章 最不想看见的人

第375章 最不想看见的人

    张若清带着秦嘉义离开了,不带有丝毫的犹豫。

    容十扶着顾晚晴在病床上坐下:晚晴,你……

    你也走。顾晚晴冷冷的打断容十的话。

    容十愣了愣。

    你也走。顾晚晴又重复了一遍,我说的‘你们’,不是只有秦嘉义和张若清,比起他们,我更不想看见你。

    一句话狠狠的刺在容十的心上。

    容十垂着眸子静了半晌,却忽然突兀的笑了一下:是啊,比起秦嘉义和张若清,你更厌恶我。

    顾晚晴没有说话。

    其实她最厌恶的,也许终究还是她自己。

    在心底深处,横在她和容十之间那把刀摇摇欲坠了那么久还是无法彻底落下的她自己。

    可是,明明秦嘉义和张若清一直都在伤害你,你为什么还是不愿意看我一眼?容十忽然攥紧了顾晚晴的手腕,把顾晚晴按倒在病床上,眼里是湿漉漉的哀伤,我到底做了什么,能让你觉得我这么不堪?

    顾晚晴依旧只是沉默,脸上除了冷淡还是冷淡。

    这样的冷淡彻底的激怒了容十。

    容十一手按着顾晚晴的手腕,一手强硬的攫住顾晚晴的下颚,迫使顾晚晴抬头看他:你到底凭什么,这么护着秦嘉义?秦嘉义维护张若清,把你推倒在地,只是向你道歉而已,难道不应该吗?而且秦嘉义现在身边的人是谁?你不是最恨张若清吗?现在为了秦嘉义,连张若清都可以轻易原谅了吗?

    我说过了,秦嘉义是我的朋友。顾晚晴眼里是不服输的倔强,而且我最恨的人,不是张若清,是你,容十。

    朋友?呵,朋友!

    多可笑,他为顾晚晴做了这么多,都抵不过秦嘉义一个朋友的身份,反倒是他,竟然成了顾晚晴最恨的人。

    还有比这更加讽刺的事情吗?

    容十死死的盯着顾晚晴那张犹自带着苍白的脸,忽然低下头去,重重的吻住顾晚晴的唇!

    顾晚晴是他的,不论顾晚晴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论顾晚晴把他当成什么,顾晚晴都只能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顾晚晴的眼里心里,也只能有他一个容十!

    大掌送开顾晚晴的手腕,带着热度移到顾晚晴的胸前,容十扯开顾晚晴的胸口,急切的可怕,仿佛想要急切的证明什么一般。

    容十的力气大过顾晚晴太多,晚晴挣扎了几次都挣扎不开,手直接摸索到了枕头下面。

    那里还留有一样她还没来得及带走的东西。

    手臂上忽然一痛,容十低低的嘶了口冷气,起身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那一道长长的伤口。

    算不上太深,但是被划得很长,鲜血争先恐后的从那道伤口里涌出来。

    容十看向顾晚晴,顾晚晴的手里拿着一把小刀,正剧烈的喘着气,看着容十的眼底,是比之前还要深的抵触。

    容十涩然一笑:晚晴,你就真的,这么厌恶我吗?

    也许是因为容十眼里的落寞太显而易见,顾晚晴看着容十手臂上的那道伤口,有片刻的动容。

    这把小刀,原本是她为自己准备的。

    没有谁可以想象到,她在医院里的这些天,到底活的有多痛苦。

    只要一想到发生的一切,她就恨不得也就此离开,去陪曲睿和她的孩子。

    可是不行,死总是一件比活轻易太多的事情。

    她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顾及,她还有洛氏要撑,还有曲睿和她的孩子的仇没有报,她现在根本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只能这样捱着活下去,没有别的任何选择。

    顾晚晴没有想到过,这把小刀第一次真正造成伤害,是对容十。

    可是即便是动容,也只是动容了片刻而已。

    曲睿的死不容许她对容十有太多的动容。

    顾晚晴冷漠的推开容十,出了病房。

    容十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怀抱,嘴角的笑容越发的苦涩。

    终究还是没有再追出去,只是拨了一通电话:保护好顾小姐。

    顾晚晴从医院出来之后,却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

    她不想回到那栋别墅,那个她曾经一度称之为家的地方。

    可是除了那里,她也没有其他的任何去处。

    正这样想着,顾晚晴的腿忽然被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抱住。

    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顾晚晴,然后胆怯的举起自己手上破了一半的碗,仿佛在怕着什么一般。

    比起街边那些职业行乞者,小女孩碗里的零钱少的可怜,只有零散的几个硬币,也不知道够不够小女孩今天的饭钱。

    顾晚晴心里柔软了一瞬,从包里掏出所剩无多的零钱放进小女孩的碗里,对小女孩笑了笑。

    小女孩的眼里顿时亮了亮,看向顾晚晴的一双眼里像是落进了星星一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