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阁 > 恐怖灵异 > 降谷从零开始的读档 > 第50章 第十一周目(2)

第50章 第十一周目(2)

    降谷零看着门外焉嗒着脑袋的萩原研一,挑眉笑道:“怎么?hagi,做噩梦了吗?”

    半长头发的青年抬头,视线幽幽地上下打量了他两秒,开口严肃道:“小降谷,你难道又通宵没睡觉?”

    降谷零:“……”

    降谷零笑不出来了:“……等等,这是重点吗?”

    “怎么不是重点了?无论怎样身体健康都是最重要的啊,你都还发着烧吧?”萩原研一黑着脸上前一步将手探入他刘海下的额头贴着。

    “嗯?好像没有怎么烧?”他愣了一下,眼神有点迷茫,“你在毕业的那一天好像是发烧了……好像是吧?不好,记忆已经开始模糊了,可恶!你等我再看看笔记——”

    “……你竟然还做了笔记?!”降谷零震惊了,立刻拦住他掏手机的手,后退一步叹气道:“你先进来再说吧。”

    萩原研一收起手走进来,眼神再次恢复犀利:“不,其实还是有点低烧的,你吃药了吗?”

    “已经吃了。”降谷零关上门,转身无奈地和那双比他更暗一些的紫色眼睛对视,“hagi就这么肯定那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而不是一个单纯的噩梦吗?”

    这都已经不是试探了,是直接跳过了一切确认的程序开始直接进行最后的制裁了。

    “虽然现在的很多记忆已经渐渐模糊,但11月7日和最后那天的记忆还很清楚,当时的感觉和推理出来的结果也很坚定,加上我对小降谷的了解,很难让人相信这一切只是噩梦吧?”

    萩原研一推着降谷零的肩膀将人按坐在椅子上,然后将桌上的台灯打开,将灯光对准金发青年的脸,手“啪”一声拍在桌子上,做足了警察审讯犯人的架势,笑着凑近盯着他。

    “所以,将一切都从实招来吧!小降谷!”

    降谷零:“……”

    降谷零没忍住笑了出来,举手投降道:“好的好的,警官先生,我全部都招。”

    降谷零:“不过我先问一句,hagi来之前去找过松田吗?”

    萩原研一:“因为送小阵平回去的时候没忍住吐在了床上,所以他今天本来就睡在我那边,确认小阵平只是醉酒睡着后我就直接过来了。”

    降谷零:“噗……虽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那家伙其实根本不怎么会喝酒呢。”

    萩原研一:“小阵平其实是好孩子哦。所以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吗?说到这里你好好解释一下,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呢?难道是不相信我们吗?”

    降谷零:“当然都是原因的,我会慢慢解释,总之先不要告诉松田和班长。”

    萩原研一:“小诸伏果然也知道……”

    萩原研一:“我现在总算明白小降谷之前为什么要那么拼了,很多地方的奇怪也终于找到了理由。”

    萩原研一:“所以,你到底重来了多少次?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救了我多少次?虽然记不清了,但我好像经历了很多次一点都不科学的危险,好像很多次都是和死神擦肩而过,每一次都有小降谷在暗地里帮忙吗?”

    降谷零:“不,其实只有三次。”

    萩原研一狐疑地眯起眼睛。

    降谷零面色不变:“真的,其实没那么夸张,hagi你想太多了。一次是警校时期,一次是11月7日,最后一次就是你现在记得的这一次了。”

    萩原研一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是吗?我怎么感觉你在为了不让我担心而故意少说了很多次呢?”

    降谷零立刻转移话题:“说来复杂,还是从最开始说起吧。其实我是从29岁穿越过来的……”

    半个小时后。

    “……”萩原研一被巨大的情报量冲击到眼神空白,精神恍惚。

    然后他猛然锤手:“所以小降谷之前说狼牙项链是因为开学第一天打掉假牙给小阵平的赔礼果然是之前轮回的记忆吧。毕竟当时你说出那句话后我就立刻觉得不对劲了,我记忆里,明明是小降谷放了小阵平两次鸽子,第三天才打那一架把假牙打掉的。”

    “……没想到竟然是这里就说漏嘴了啊。”降谷零无奈,“hagi你也太敏锐了吧。”

    “嘿嘿嘿,毕竟小降谷对于我们其实没有太大的警惕呢。”萩原研一笑着眨眼。

    “不过没想到小降谷竟然进了那个传说中的零组啊,零组竟然真的存在吗?真好奇零组对卧底潜入搜查官的培训,是不是很辛苦?”萩原研一摸着下巴思索,“肯定是按照最厉害的特种兵规格培训的吧?比如反恐战术?反侦察?伏击?狙击等各种普通警察接触不到的枪法培训?还有监视、恐吓逼供等等灰色手段?”

    降谷零:“……”

    萩原研一眨眨眼,原本开玩笑的神色也愣住了:“不会吧,竟然真的有?呜哇,虽然说早就知道公安的行事风格了,而且小降谷你们卧底的还是一个国际黑色组织,但还是有点被震惊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