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槲

    大脑袋帕杰罗人继续讲道:“在170个宇宙日的不间断观察中,处于活体解刨状态的胥昊幼体逐渐发育成熟,察星者们已经完全查明了胥昊人的秘密,他们把褐色液体中的单细胞生物的遗传信息记录了下来,随即乘坐飞船离开了胥昊星。”筆趣庫

    “然后,返回了指挥舰的察星者们,通过帕杰罗远征军指挥官向帕杰罗清理部队发布了一条命令,那就是对胥昊星域内的所有行星进行飞米级无差别清洗,飞米级无差别清洗是一种最高级别的清洗,意味着被清洗后的星球,将不会存在任何生命物质,哪怕单细胞生物也无法在清理后幸存。”

    “收到命令的帕杰罗清理部队迟疑了,毕竟飞米级无差别清洗需要消耗的能量不亚于这次的远征。但随后的命令上附加的全息签名打破了他们这种疑虑,因为命令最后的签名不是指挥官的名字,而是一个古老神秘符号。”

    “第150321个宇宙日,取得胜利的帕杰罗远征舰队返回了水滴星系,在科学院的主持下,一场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开始了。所有在战争中牺牲的帕杰罗战士名单被镌刻在文明碑的最下层,这对于他们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

    “第150287个宇宙日,完成了任务的察星者们回到了帕杰罗科学院,和他们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份正式的报告。”

    “在报告中,察星者们认为胥昊人并不是真正的胥昊文明主体,他们只是一种单细胞生物的宿体,他们把这种单细胞生物命名为“槲”,在对胥昊幼体的连续性活体解剖中,察星者们发现单细胞生物“槲”在被注射进幼体脑部后,迅速繁衍,侵占了脑部功能区。完成了入侵的“槲”就通过刺激胥昊大脑细胞的方式,控制胥昊人的行为。虽然单个的“槲”并没有智慧,但是数万亿胥昊人的脑部都被“槲”寄生了,那么整个胥昊星域就存在着数万亿亿只“槲”。”

    “这是一个接近上限的大数字,宇宙的生命奥妙之一就是,极少数简单的生物可以通过数量弥补身体结构简单的缺陷,有亿万分之一的几率产生群体

    智慧。“槲”这种单细胞生物就是一种产生了群体智慧的寄居生物,他们通过控制胥昊人,操纵着胥昊星域的一切。”

    “在“槲”的控制下,胥昊人建起了孵化基地,以便于初生的胥昊幼体接受“槲”的寄生。不放心的“槲”还在胥昊人的大脑发育成熟后,为他们烙上记忆钢印,这样孵化箱内发生的一幕就永远不会被胥昊人回忆起来。”

    “当胥昊人发育成熟后,还会被通过外科手术的方式,在脑部安置一块高能炸药,这样寄生物“槲”就可以随时控制胥昊人的生死了。”

    “在胥昊人被俘后,之所以会出现集体自爆的场面,就是因为他们大脑中的“槲”发出了自杀指令。”

    “群体智慧生物“槲”的一系列严密的操作,足以保证它们并不会胥昊人发现。可怜的胥昊人,也许在死亡之前还以为他们是这颗星球的主人,其实他们只不过是“槲”豢养的宿主罢了。胥昊人几十万年的文明史其实只是“槲”的进化史罢了。”

    “报告到这里就结束了了,不过科学院第9大科学家为这份报告做了特别的批注。”

    每次大脑袋帕杰罗提及帕杰罗科学院的大科学家,语气都会变得特别激昂。似乎重复大科学家的话,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大脑袋帕杰罗人用一种奇特的语调说道:

    “批注:虽然群体智慧生物“槲”以严密的操作隐藏了自身存在的痕迹,但这个宇宙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万事万物充满了偶然。一个被“槲”寄生的胥昊飞行员在探查暗光带时,遭遇时空风暴,飞船几乎被卷入了暗光带之中,在这个过程中,胥昊飞行员受到了暗光的影响,脑部寄生的“槲”完全死亡,牢不可破的记忆钢印裂开了一丝缝隙。”

    “脱离了“槲”的控制,胥昊人飞行员从幼时的记忆中,察觉到了胥昊文明的异状。“槲”对于胥昊人的寄生控制让他深感恐惧,自认为没有一丝希望的胥昊飞行员驾驶这飞船幸运的穿过了暗光缝隙。他想远离胥昊星域,远离那些奴役同胞的“槲”。”

    “可是一个脱离了文明的生物个体又

    能在这寂寞的宇宙中做些什么呢?一股浓厚的悲伤涌上了他的心头,就在这时,一支规模庞大的舰队出现在飞船的前方。身为2级文明的胥昊人立刻辨认出了拥有这种舰队的文明程度,要远远高于胥昊文明。并且根据这些战舰外部悬挂着的各种武器设备,他确定这是一个科技型文明。”

    “而科技型文明对宇宙资源的极大需要,决定了这种文明往往是一种拓展性文明,他们不会放弃任何馕取资源的机会。”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完全脱离控制“槲”寄生的大脑中产生,袭击它们!把它们引向胥昊星域,让那些肮脏的寄生虫付出代价。”

    “在这个念头的促使下,他用颤动的第5根触角按下了武器发射按钮。”

    “结果也确如胥昊飞行员的所料,我们帕杰罗文明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