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纯数学

    一个可以用数字描述的世界,多么的令人向往啊。

    “万物可数!”

    “万物可数!”

    ....

    前排那几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率先站了起来,在他们带领下,台下响起了整齐响亮的口号。

    这幅人类文明史上的经典画面被摄像机忠实的记录了下来,并铭刻在千年后的《人类文明数学史》中,成为每一位启蒙期的人类幼童首先接触的数学知识。

    这场颁奖典礼也因为李默教授提出的“万物可数”目标,被后世的史学家公认为人类文明的转折点,自此之后,数学走摆脱了其他科学的附属地位,成为直接解决宇宙奥秘的最强力武器。

    让国际数学联盟万万没想到的是,大会安排的演讲嘉宾纷纷撤回了原本的演讲稿,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相似的课题--如何实现一个万物可数的世界。

    整个数学家大会的画风突变,演讲台上,从那些古板的数学家中口中吐出的并不是逻辑严密的数学公式,而是一篇“数学幻想”,在幻想中,他们摒弃了运用传统的物理化学方法描述世界的方式,而是采用数学语言完整的表达这个世界。

    此后的数天,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学家们,把全部的精力用在了讨论如何用数学语言描述一些简单的事物。

    来自挪威的匹斯特教授用数学描述了一枚钉子。

    来自希腊的数学家顾茂德用数学描述了一只凳子。

    ....

    随着讨论的深入,数学家们发现,当前的数学只适用于描述静止且内部稳定的物体。

    在勾勒描述处于运动的事物或者是内部存在活动的事物时,简洁的数学语言显得苍白无力。

    以上届菲尔兹奖得主赛尔伯格为首十人团队试图用纯数学描述一滴雨水,在描述的过程中,他们被雨滴内部因重力分布不均匀而产生的“内流”难倒了。

    在经典物理学中,科学家们会把这滴水看做一个整体,然后根据地球的重力和水滴受到的空气阻力,计算出水滴的速度、质量等

    信息。但这种整体计算法,明显忽略了水滴“内流”可能对外部空气阻力产生的影响,这种计算结果在宏观上完全可以成立,但是当涉及到微观运动时,它就错误百出了。

    李默作为“纯数学”的发起人,自然加入到了这种讨论之中。面对着用数学描述世界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当前数学的种种不足时,他灵机一动,不如创建一个新的数学分支吧。

    于是“纯数学”这个数学新分支,在全世界知名数学家们的面前诞生了,它的目的和用途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完全的数学语言描述世界。筆趣庫

    数学名宿,拓扑学的开道者:拉德霍·阿吉教授当即在大会上宣布,他将更弦易张,把余生的精力放在研究“纯数学”上。

    菲尔兹奖得主,国际数学联盟常任理事扎伊内·拉斯教授表示愿意为“纯数学”的发展,贡献微薄的余生。

    .....

    “纯数学”已经李默提出,立刻受到了全场数学家们的欢迎,他们知道这个崭新的数学分支虽然还很稚嫩,但它的出现是对于探索未知宇宙的意义不是一般的大。

    星光大厦位于燕京的繁华商贸区,夜晚降临,大厦上霓虹灯闪烁,更是吸引了不少游客的眼球。

    “...嘟嘟嘟嘟...呜...”伴随着一阵咆哮的引擎声响,一辆酒红色法拉利911出现在了街道上。

    透过降下一半的副驾车窗,锥子脸,大眼睛,高鼻梁,一字眉,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瞥,足以让有好奇的过路人纷纷惊叹副驾女的标准网红脸。

    “嘎...!”

    这辆法拉利911径直停在了星光酒店的旋转门之前。

    主驾驶位上,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胖乎乎的小手摘下了墨镜,脸上充满了腻笑:“小媚,这家酒店怎么样?”

    “这?”被称为小媚是一位不到20岁的女孩,她正借着微弱的灯光,把口红涂向红得发紫的嘴唇。

    “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豪哥。”

    “听小兰那贱人说,你上次可是

    带她去过五星级大酒店,怎么到我这就舍不得花钱了?”

    “算了,我今天累了,送我回去吧!”

    说着,她生气的把口红放进了随身小包中。

    豪哥脸上邪笑:“你知道我和小兰只是玩玩,对你才是真心的。”

    “哼!谁知道你对几个女孩说过这句话。”小媚满脸怒色。

    “真的,今天我带你来的可是一家国际性的五星级酒店,上次演机器人大战的那个大光头的,来华国就曾住在这里。”豪哥知道这种女孩只是假装生气。

    小媚一脸的蔑视:“老土,那叫变形金刚,大光头是斯坦利,可帅了!”

    “对,斯坦光头帅!”豪哥敷衍道。

    “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