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虽然我知道他们畏惧我,但是为了享受家庭的温暖,我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x继续回忆。

    “那时候我以为一辈子可以像这样,在平淡幸福中渡过,可惜一件意外事件打破了这种幻想。”

    “那是一个周末,魔都前一晚下了一整晚的雨,天空少有的蓝,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前往游乐场玩。”

    “能在游乐场开心的玩上一整天是我患上怪病前的愿望,可惜父亲是一位工程师,母亲是一名律师,他们总是忙于工作,平时连做家务都是请的保姆,怎么可能陪我去疯玩呢。”

    “所以,当我获得重生后的第一个生日,父母问我有什么愿望,我毫不犹豫的提出上游乐场玩。他们虽然好像有些不情愿,但是相视一眼后,还是纷纷推掉了工作,答应了我。”筆趣庫

    “游乐场位于魔都郊区,规模很大,里面有过山车、跳楼机、旋转木马、海盗船、摩天轮等。由于是周末,当我们来到游乐场时,外面已经排起了一条长龙。父亲当场就不愿意了,脸色十分难看,表示排到我们,至少要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他可以构思一张价值50万的设计图。母亲也很不开心,她不停的嘟囔着,今天为了陪我来游乐场玩,她甚至推掉了一个重要的case,结果只能站在太阳下干等!”

    “我只能面露歉意,跑到旁边的小超市里买来冰镇饮料,笑着递给了他们,他们这才神情缓和一些。好在队伍虽然很长,前进的速度却不慢,不到半个小时就排到了我们。”

    “进入游乐场,我率先来到过山车前。”

    x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问道:“你坐过过山车吗?”

    “坐过,不过感觉太刺激了,不太喜欢。”正聚精会神听故事的陈淑娴下意识的回答道。

    x扬起小脸,笑道:“我喜欢的就是这种刺激感,在过山车上,你无法掌控自己,只能沿着盘旋的轨道,飞速转动。也许下一刻,过山车就出轨了,然后“啪嗒”一下,你就摔在地上,成了一摊烂泥。”

    “想想都很刺激!”x白皙的小脸蛋上浮现出出一丝红润,双手攥紧,整个人紧绷,显得很兴奋。

    正常人怎么会因为摔成一滩烂泥而兴奋呢?

    这女孩的心理有问题...应该建议局里派出心理咨询师对其进行疏导。陈淑娴腹诽。

    “虽然父母不愿意,我还是把他们都拉上了过山车,当工作人员按动启动按钮,过山车开始缓缓转动时,我看着开始旋转的景物,兴奋极了,这一刻我不再由自己掌控!”

    “父母却脸色铁青,双手抓紧扶手,我劝他们放松一点,却只换来两双白眼。当过山车经过轨道的顶端时,旁边的游客们都发出恐惧的尖叫声,只有我咯咯咯的直笑。虽然我听到母亲小声的骂我是怪物,但我并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兴奋了。”

    “从小到大的愿望终于实现,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女孩,比魔幻潘朵拉还要快乐。于是我开始扯着嗓子尖叫,随着音调的增高,附近的游客纷纷皱着眉头捂上耳朵,父亲扬起巴掌,做了一个要教训我的手势,但是我还是不停的嘶吼,因为我从他眼眸中看到了恐惧。”

    “音调越来越高,声音越来越刺耳,终于音调达到了最顶点,我也抵达了快乐的巅峰,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这时候我才发现附近的游客,包括我的父母,全都眼球泛白,昏迷了过去。这时过山车依然在轨道上高速穿梭,迎面扑来的风拂去了我眼角渗出的泪水。”

    “就这样,我和一群昏迷过去的游客乘坐着过山车,转啊,转啊,心情异常平静,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人。不久,地面上游乐场安保人员发现了异常,尖叫着停下来过山车。一辆辆闪烁着爆警灯的救护车开进了游乐场,一位位昏迷不醒的游客被送进了医院,当然,也其中也包括我的父母。”

    &ld

    quo;而我则被游乐场安保人员作为罪魁祸首羁押了起来,根据他们所言,在现场有至少200人昏迷,其中有一些还出现了生理障碍,不能自主控制排泄系统。在他们眼中,我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于是派了十多位肌肉男看守着我。”

    “不过当相关单位调取了监控录像后,只能让游乐场把我放了,因为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一个女孩子因为恐惧或者是兴奋发出尖叫声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我的叫声只不过是有点大而已。”

    “离开游乐场,身为罪魁祸首的我,来到医院看望那些受害者。当然,这是在有关部门同志的陪同下,因为他们害怕愤怒的受害者家属会找我的麻烦。”

    “可惜,没想到的是,不管是受害者家属还是刚刚清醒的受害者,看到我,纷纷面露惊惧,就像看到了一位从地狱溜到世界上的恶魔般。我很平静很有礼貌的向他们道了歉,他们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不停的发抖。”

    “这种情况,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于是,我只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