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由于已经成为不眠者,尤马兹·拉拉船长在夜晚拥有远超凶兽的探测能力,他很容易就带领队员们顺利离开十万大山。

    走出森林,尤马兹·拉拉船长转过身,向永远留在这里的6位兄弟深深鞠了一躬。

    队员们看到他的举动,也纷纷深鞠躬。

    “船长,我们现在就去同那位夫人派来的监督官汇合吗?”一位队员在表达了哀思后,走到他身旁,小声询问道。

    尤马兹·拉拉船长直起身,意识到自己正面临两个选择。

    第一个是和监督官汇合,然后一同返回庄园,用言语来忽悠神·夏花,希望她不要追究自己的一无所获。

    第二个就是一走了之。寻找一个僻静的地点,悄悄修炼神术,等到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后,再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尤马兹·拉拉船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二个选择。

    他和神·夏花虽然看起来十分恩爱,就像一对感情深厚的夫妻一样,但是两人都明白各自的目的。

    他们的结合其实是各取所需。

    现在尤马兹·拉拉船长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而神·夏花却一无所获,她难保会在暴怒之下,对尤马兹·拉拉船长痛下杀手。

    这种事情,一般女性是做不出来的,但是尤马兹·拉拉船长已经知道她曾经为了得到神术的秘密,把自己的父亲千刀万剐。

    神·夏花是一条毒蝎!

    尤马兹·拉拉船长暗中告诉自己不可心软,在黑暗中,摸索着通过了一线天入口。

    当然,他还是稍微停留了一下,用不眠者超强的听力,探测了那些留守营地的情况。

    诡异的是,留守阵营里帐篷满地,他却没有听到一丝属于人类声音。

    这不可能啊,难道是我的能力失效了?

    尤马兹·拉拉船长抬起头,看一眼夜空中银盆般的月亮,揉了揉耳朵,侧耳听去。

    还是没有一点人类声音,他反而听到帐篷下几只蟋蟀似乎为了争夺繁殖权正在争斗,一只蟋蟀的前额咬在另一只蟋蟀的翅膀上,发出一声“咔嚓”。

    尤马兹·拉拉船长这才意识到并不是不眠者能力失效,而是留守营地应该出事了。

    帐篷整齐排列,并没有凶兽袭击的痕迹,在旁边树干上拉扯的绳子上,还晾晒着士兵们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整个营地的人,突然神秘消失了一般。

    不过,尤马兹·拉拉船长并没有前去探查的打算。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尽快修炼神术。

    他不做停留,轻步穿过一线天。

    队员们也意识到了留守营地出现了问题,不过看到船长的样子,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思。

    也都放轻脚步,加快速度。

    那些盖伊人的生死,和他们帕杰罗人无关。

    半个月后。

    盖伊星,东部神龙国,黄土郡的一条道路上,出现了一支奇怪队伍。

    他们有十一人之多,神情疲倦,面容憔悴,走起路来东摇西晃,看起来经过漫长的旅途。

    过路人,纷纷对这支队伍的出现感到诧异。

    只因为队伍中的人,皆身穿绸缎黑袍。

    那黑袍虽然沾满泥土显得破旧不堪,但是在阳光的照射下,依然散发出绸缎独有的光泽。

    这可是绸缎啊。

    一寸绸缎一寸金。

    黄土城里最大的地主,声称自己在过节时穿的那件绛紫色长袍就是绸缎做的,但是那个嘴巴非常快的裁缝,已经告诉黄土城人,那件绸缎长袍上,只有胸部巴掌大的地方是绸缎,其他的都是棉布。

    这些虽然身穿绸缎长袍,却不像老爷们那样坐马车,太奇怪了。

    黄土城虽然处于东部王国的边疆,土地贫瘠,居民贫困,被称为穷乡僻壤。一向被其他郡县的居民鄙视,却是天生的热情好客。

    他们好奇的跟在绸缎长袍队伍的后面,想看看这些人到底准备进城做些什么。

    “船长,我们好像引来了麻烦?”一位绸缎长袍凑近一位首领模样的男人,小声说道。

    这个首领正是从十万大山中悄悄潜出的尤马兹·拉拉船长

    。

    出了十万大山后,他准备寻找一个地方,悄悄躲起来修炼神术。

    原本,他准备像帕杰罗文明传说中的隐士那样,寻找一座大山,在山洞里修炼。

    却发现,这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他虽然拥有神术,成为了不眠者,却不能像黑夜女神那样,不用从外界摄入能量,就可以存活。

    他会渴,他会饿,他会冷,他也会生病。

    这些都需要文明世界的物质作为保障。

    而且,他还有十位队员,他们也需要物质才能生存。

    而在大山中,猎取的那些野兽,远远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