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论法当天,诸仙齐聚长怀山,长怀仙殿聚满各方仙长。

一为恭贺璃渊仙尊出关,二为这仙尊首徒而来。

"咚——咚——咚——"

庄严古朴的钟声响起,提示着时间已经到了。

可仙殿之上,除了来恭贺的仙长以及莫笙,万人期待的璃渊仙尊并未出现。

莫笙此时坐在高殿之上,手中的扇子不停的扇风,还觉得不够解热。

众仙家也好不到哪里去个个面色都不太好。,钟声响起提示已经正午时辰,长怀仙长,六界仙首还是没有出现。

气氛尤为尴尬。

尤其是蓬莱仙人,此时已经脸色发黑,恶狠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高殿上的莫笙。

"各位仙长稍安勿躁,师兄定是有事耽搁些时辰。"

莫笙再次甩出去一道传音符,见台下仙家面色都不太好,知道自己不能再躲着了,只能顶着莫大的压力开口。

"哼,璃渊仙尊闭关五百年,现在出关,却连这五百年一次的收徒大会也不重视,这分明不把诸位仙家放在眼里。"

蓬莱仙人素来脾气火爆这又是他儿子的拜入璃渊仙尊门下的一个机会,自然急不可耐。

莫笙颇为头疼,这若是其他的仙家他还能有法子镇住,可是这蓬莱仙人是出了名的难缠。

师兄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你再不来,你可爱的师弟就要被这群人给活剥了。

正欲开口,一道浅金色的流光飘入殿内,转眼间,池渊已经出现在高台之上。

莫笙一喜,转眼看到池渊怀里抱的小狐狸,瞬间什么话也不想说了,生无可恋的坐回位置上。

"抱歉,小徒顽劣耽误了一些时间。"

蓬莱仙人敢再莫笙面前嚣张,却不敢池渊面前不敬。

璃渊仙尊收了一个徒弟的事情已经在仙门流传开了,台下的诸位仙家面面相觑,竟然无一人敢开口。

池渊一手抚着夏离柔软的皮毛,神色淡然的看向台下的仙家。

见无人开口,蓬莱仙人咬了咬牙,从位置上站起来,双手做辑,"今日是仙界五百年举行一次的仙门论法,吾儿楚瑜便是这场论法中的冠军。"

蓬莱仙人提起自己儿子,虽未明说收徒一事,按照往年的规矩,意思不言而喻。

池渊淡淡的看了眼那少年,开口道,"此子天资卓越,仙人培育出如此人才也是辛苦。你上殿前来。"

蓬莱仙人一听,面上一喜,急忙推促着楚瑜上前。

楚瑜凛然的站在殿中央,不骄不躁的行礼,"小仙楚瑜,拜见璃渊仙尊。"

莫笙忘了打击,悄悄的凑到池渊旁边低声说道,"我说的吧,这楚瑜是个不错的苗子吧。"

池渊没有回答,这个楚瑜在前世也是一个人物,只可惜当年他的风头全被夏离给遮盖,最后拜入了莫笙的门下,和莫笙还有一段缘分。

池渊感受到怀中小狐不耐的动动身子,低眸嘴角勾出笑意,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再次把目光投向楚瑜。

"确实,本尊已收一徒,再收一人也并非不可,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