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有孕

    萧策见秦昭哼哼唧唧,不免有点担心:“怎么了?”

    “肚子不舒服。”秦昭哑声道。

    萧策着人点了灯,发现秦昭脸色发白,忙让宝瓶先过来为秦昭诊脉。

    宝瓶其实在八天前才为秦昭诊过脉,因为秦昭自己不愿意经常诊平安脉,也不喜欢喝药膳,便十天诊一次脉。

    这会子知道秦昭不舒服,宝瓶哪敢怠慢?她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为秦昭诊脉,就怕有遗漏。

    萧策见宝瓶把个脉还要磨磨蹭蹭,很不高兴,冷声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宝瓶的表情变化多端,看着有些诡异。

    宝珠也看出宝瓶的表情不对劲,凑上前问道:“宝瓶,娘娘到底怎么了?”

    宝瓶深深呼吸:“皇上请稍等,容奴婢再把一次脉。”

    看她如此郑重的样子,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对劲。

    萧策则担心得不得了,怕秦昭染上了什么不治之症,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

    宝瓶静下心来,再搭上秦昭的脉搏。

    娘娘的脉象圆滑如珠,往来之间回旋滚动,这分明就是滑脉呀,只不过脉象不甚明显,而且胎像不稳。

    她当即跪倒在地,激动地道:“娘娘是滑脉,若无意外,是有喜了,不过需要安胎……”

    不过此前可能做了激烈的运动,才会导致有小产的迹象。

    宝瓶这话一出,所有人错愕,包括秦昭自己。

    萧策也如遭电噬,像是傻了一般。

    还是张吉祥最先反应过来,他抹了一把泪,提醒道:“奴才现在就去太医院把当值的御医都请过来为娘娘看诊。”

    萧策也是经历过大事的人,这会子也缓过来了:“宝瓶,你先去熬安胎药。”

    不论是不是有喜,都需要先把安胎药熬好了。

    一时间,锦阳宫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

    等到御医帮秦昭看完诊,所有人确定这是喜脉,宝瓶已把安胎药熬好了,送到萧策手上。

    萧策小心翼翼喂秦昭喝了安胎药,御医也帮秦昭扎针稳胎,没过多久,秦昭的不适便消减了许多。

    御医知道秦昭这一胎来得有多不容易,还特意请萧策到一旁,言词隐讳地表述了一通。

    大意是皇上乃血气方刚的年纪,但也不能在房丨事上太过,实在想诏寝,也不可以找皇后娘娘。

    今儿皇后娘娘会有小产的迹象,就是因为皇上在这事儿上太过了。

    萧策的一张俊脸难得地红了红。

    他哪里知道秦昭是有喜了?若知道,他再想要秦昭也不会下手,他又不是禽丨兽。

    “朕知道了,在外面候着,其余人都退下。”萧策很快恢复常态,冷声下了逐客令。

    御医也不敢看萧策的脸,大家依次退下,直到室内变得安静。

    秦昭靠在枕间,朝萧策招招手。

    萧策在床沿坐下,握住秦昭的手:“是朕不好,没有及时为你诊脉,差点就……”

    因为知道秦昭不易受孕,他压根就没想过秦昭会突然间怀上身孕。

    所幸今儿对她下手还是轻的,不然秦昭真出了事,他可如何是好?

    “宝珠今儿还让臣妾把平安脉呢,还说臣妾这几日睡得太多了,不正常,是臣妾自以为是,没有听劝,不怪皇上,是臣妾自己太粗心了。”秦昭自我检讨道。

    萧策低头看着她的肚子,眼神灼丨热。

    秦昭莞尔一笑,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皇上不是很想再要一个孩子吗,这可不就怀上了?”

    这也是萧策辛苦造娃的结果。

    萧策不敢用力,虽然不是第一个孩子,但他还是激动得难以自持。

    “只是你又要辛苦了。”萧策柔声道。

    “现在有经验了,不辛苦的。”秦昭话音刚落,就听见太皇太后的脚步声渐近。

    这是得知她有孕了,才连夜赶过来看她的吧?

    很快太皇太后入内,萧策忙搀扶老人家坐下。

    “真怀上了?”太皇太后激动得声音不稳。

    “确诊了,是喜脉。”回话的是萧策。

    太皇太后喜极而泣:“哀家就知道昭丫头是个有福的,阿策能遇到昭丫头是福份。”

    不然以萧策这样的性子,只怕是要孤独终老的。

    秦昭失笑:“臣妾才是有福的,能遇到皇上这样好的人。”

    她跟萧策就像是彼此缺失的那半边圆,只有合在一起,才算圆满。

    太皇太后的情绪很高涨,后来想起时辰太晚,这才离开坤宁宫。

    经此一折腾,秦昭这个孕妇也累了,在萧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很快也睡得香甜。

    萧策却刚好相反,一点睡意都没有,只因为太兴奋。

    秦昭怀孕这件事打